IMG_3599    

 

 

我就這樣看著姊姊紅著眼睛,走出了客廳,關上了鐵門聽到她發動車子的引擎聲而我只能無助的被關在院子裡看著她就這樣離去。在後來的許多日子裡,我開始習慣會趴下來試著從鐵門底下的縫隙往外看出去心裡希望姐姐的車子會再度停在大門前。我開始深刻體會到等待的感覺是那麼的寂寞。

 

 

姊姊曾經跟老爹提起過,或許讓她把我帶走,這樣對老爹可能會比較輕鬆,老人家至少不必多照顧一條狗。老爹不肯,他說,有一隻狗在家裡顧家會比較安全。我從來沒有想過,老爹竟然會捨不得我耶,我一直以為,他不是真的那麼喜歡我。姐姐沒有多說甚麼,因為她也看得出來,老爹真的很缺乏安全感。然而養一隻狗不是只給牠飯吃就夠了,像我其實很需要規律的運動和多一點的關愛,但是老爹自己都快照顧不了自己了,他又如何能夠顧到那麼多?

 

 

作為一隻狗,我幾乎是完全的依賴著我的家人,他們就是我的世界。不管他們是什麼樣的人,是正常人也好,或者是酒鬼也好,甚至是瘋子。在大部份的日子裡,老爹就是我的全部了。即便是阿光,每當他從外面拎著剛買的酒瓶回到家時,我也會對他搖搖我的尾巴,表示我的感情。我沒有辦法選擇我的主人,就像我無法選擇從一開始就跟姐姐一起生活一樣。我只能任由命運的安排,但是到目前為止,我一直都是很知足的。

 

 

就像之前我提過的如果生活能夠這樣繼續下去,其實也沒有甚麼不好。我不喜歡改變甚至會對那種突如其來的改變感到恐慌但是不管是作為一個人或是一隻狗,那樣的想法終究只能說是一種痴心妄因為我們誰也無法擺脫命運的安排我多麼認命啊!我從來不懂得甚麼是比較,也不會比較,而只是順從的接受。

 

 

IMG_4139

 

 

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我當時的感覺,當我看到老爹在門口突然摔倒時,我心裡的那種巨大的恐慌與無助。一如往常,老爹手裡提著兩個人的晚餐,他用顫抖的手拿出鑰匙打開鐵門後,卻突然因為重心不穩,踩空了台階,整個人就摔倒在街道上。

 

 

我用鼻子頂開門,走到老爹身旁,我看到老爹的額頭流著血,他是不是睡著了?生平第一次,我舔著老爹的臉,可是他卻沒有反應。我身後的屋子裡是一片昏暗,屋外則是夕陽的餘暉照在老爹蒼老的面容上。阿光應該是還在屋子裡因為酒醉而昏睡著,我趴在老爹的身旁,不知道該怎麼辦。

 

 

鄰居看到老爹摔倒在路邊,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我認得救護車,而且我很討厭它那種可怕又刺耳的警笛聲。圍觀的鄰居議論紛紛,有人開始按電鈴,但是屋內卻無人回應。我看著老爹被人抬進車子裡,救護人員迅速的把車門關上,很快的又把車子開走了。我嘗試追著車子跑了一會兒,但是我的體力不夠好,於是我很快的就放棄了追逐,轉身慢慢的朝家裡的方向走回去。

 

 

 

 

看著這個家庭在我眼前瓦解了,雖然它不是那種瞬間發生的事情,但是同樣的讓我不知所措。我變得很缺乏安全感,因為愛我的人都從我身邊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只知道,這個家對我來說,彷彿只剩下一個空殼子。老媽不見了,老爹也不見了,甚至是姊姊,我也好久好久沒有再見到過她。這個世界彷彿已經將我徹底遺忘,將我丟棄在一個陰暗發臭的角落裡。

 

 

IMG_2954

 

 

阿光沒法子管到我的死活,因為他常常自己也喝到不醒人事,有幾次甚至也沒有回家,我好幾天都沒看到他,他大概不會想到我是不是也餓了很多天。他清醒的時候,會丟些東西在我碗裡,但是在大多數的時間裡,我的狗碗經常是空的。飢餓的感覺再度回到我的現實生活裡,而且是常常如惡夢一般的出現。他不會想到要每天幫我打掃一下我大小便的角落,阿光只是任由我的大小便隨著空氣而逐漸乾燥、變硬、縮小。偶爾等到太臭的時候,阿光才會想到把這些東西掃進大垃圾袋裡。

 

 

我的毛髮糾結成一團又一團的,我也明白,自己全身髒臭的可怕,跟 外面的流浪狗比起來也差沒多少。但是外面的流浪狗起碼比我自由自在,牠們還有許多垃圾桶可翻找食物,也還能夠跟其他的狗兒打打鬧鬧,而我卻只能靠在院子的牆邊,無精打采的昏睡著。

 

 

我很想逃出去,可是阿光卻比從前還要小心,他總是將門關的死緊。我不會說他想故意餓我,他沒有那麼壞,只是他常常會忘了我的存在。我很久沒吃到狗食了,即使是那樣乾而無味的狗糧我都很想念,我發誓我再也不會挑嘴,只要能讓我吃飽。有時候我會咬破家裡的垃圾袋,想要找些能夠吃的東西出來。

 

 

從老爹摔倒昏過去的那一天起,阿光當然又失去了控制,他簡直是無時無刻的都在喝酒。院子裡的酒瓶丟得到處都是,還有一大堆忘了倒的垃圾四處堆積著。別說是蟑螂還是螞蟻了,就連老鼠還真的會常常跑來跑去。阿光似乎故意將整個房子弄得又髒又臭,彷彿唯有如此,他才不怕會有陌生人闖進屋子裡。他的想法變得越來越奇怪,連我都覺得非常怪異。他把所有的垃圾當寶,就好像他企圖用垃圾當成磚塊,把整間房子變成一個垃圾碉堡,然後他就能安心的睡在裡面,不怕外人的侵擾。

 

 

 

 IMG_4354

 

 

在他有時稍微還清醒的時候,他會叫我到他身邊,可是我實在不願意,因為他才不是想跟我玩玩而已。他的情緒反覆難測,前一秒鐘還好好的摸著我,後一秒鐘卻會突然用力的拉扯我的耳朵,痛得我不知道該往哪裡躲。有時候我會不理他,可是那會讓我招來一頓好打。他會拿他所有看的到的東西向我丟過來。鞋子、酒瓶、雨傘、鍋子、甚至是掃把,不管是長的方的、也不管是不是會弄痛我,他通通會朝我丟過來。我會躲開這 些東西,可是我躲不開我心裡的恐懼。

 

 

如果阿光喝的爛醉那也還好,因為那樣他就會躺在地上睡覺,而不會找我的麻煩。有一次他又叫我到他身邊,可是我不敢過去,結果他像發瘋一樣的拿起破掃把的木柄來戳我,還戳到我的耳朵裡面,讓我痛了好多天。後來我發現自己似乎聽力變壞,好像一隻耳朵再也聽不到聲音了。

 

 

我開始會嚎叫,當我覺得很飢餓或是很寂寞的時候,我會忍不住的悲鳴。通常那都是當阿光不在家的時候。這樣的日子讓我快過不下去了,如果你以為狗是沒有情緒的,那你就錯了。我變得非常的不快樂,經常覺得沮喪和憂鬱,我不是你所想的那麼沒腦袋。有時候外頭的鄰居會往院子丟進來一些吃的,可能是他們怕我餓死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天啊,我想逃出去,大家到底是在哪裡呢?為什麼這個家裡只剩下我?我好寂寞,我真的真的好寂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阿 莫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飛行鳥
  • 人就是自私.....

    可憐的狗兒本來有好日子過........真是無奈
  • 都是命運安排
    只是狗兒不明白生老病死這些過程
    只能被動的接受
    謝謝你來

    monica 於 2013/06/07 03:22 回覆

  • 小米
  • 唉~好無奈
  • 我了解
    牠快出頭了
    ^^

    monica 於 2013/06/07 03:22 回覆

  • 沐恩
  • 出頭?
    會有貴人出現嗎?
  • 哇~我有那麼晚回你留言嗎??
    太不好意思了
    已經寫到第15章囉
    不嫌棄的話去看看吧
    感恩唷

    monica 於 2013/06/28 03:12 回覆

  • 北極圈的冰冷世界
  • 希望貴人姊姊趕快拯救冬冬!
  • 會~~祝你旅圖也順利平安

    monica 於 2013/06/28 03:10 回覆

  • 雁情
  • 想辦法逃吧!
    那裡不能再待下去了……
  • 奇怪~我計的這我有回過留言呀@@
    不好意思~~請見諒

    monica 於 2013/06/28 03:11 回覆

  • ~雲。淡。風。輕~
  • 可以撥打家暴服務專線幫牠嗎??
    讓他們破門而入把牠救出來.....

    我想人在那種環境都會受不了, 何況是狗~ 嗚嗚....
  • 不必撥電話
    冬仔已經快出頭天囉
    已經寫到第15章了
    不嫌棄的話去看看吧
    感恩唷

    monica 於 2013/06/28 03:13 回覆

  • C & J
  • 唉!真的是人事全非也…
    好悲慘的一家人…
    好可憐的冬冬喔…
  • 其實生命處處有轉折
    已經寫到第15章囉
    不嫌棄的話去看看吧
    感恩唷

    monica 於 2013/06/28 03:15 回覆

  • Miner
  • 首圖好像風景明信片一般,好美喔~
  • 感謝你~我真是最近忙瘋了~
    馬上去你格子逛逛

    monica 於 2013/06/28 03:17 回覆

  • 瑰娜
  • 可憐挨餓受欺負的冬冬~ >__<
  • 真心謝謝你的閱讀

    monica 於 2013/06/28 03:20 回覆

  • yaya
  • 故事進行得越來越沉重, 還好有你的五月鈴噹花~
  • 不會~柳暗花明馬上見到村
    已經寫到第15章囉
    不嫌棄的話去看看吧
    感恩唷

    monica 於 2013/06/28 03:21 回覆

  • Ivy
  • 跟阿光住一起,還真可怕ㄋㄟ~
  • 那不只是可怕~~
    可憐的狗
    餓到快掛掉

    monica 於 2013/06/28 03: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