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748   

 

 

 

三、迷惑的保羅

 

 

 

「你真的相信那個女人跟你說的鬼話?」

 

 

保羅的一個女性朋友,露意絲忍不住心中的不屑,開口對保羅說出她已經隱忍很久的想法。有著一頭巧克力般的深褐色短髮的露意絲,通常給人們的第一個印象是那種很冷淡,而且刻意與人保持著安全距離的感覺。不過那只是一種錯覺罷了,對於她的許多朋友來說,露意絲是一個能夠訴說心事、也是一個可以互相討論問題的好朋友。她不會搬弄是非,而且口風很緊,因此保羅傾向跟露意絲說說心裡話,反而不是跟他是同樣性別的那幾個喝了幾杯黃湯,就變成大嘴巴的男性朋友。

 

 

露意絲對於保羅的處境,她多少有一些莫須有的內疚感,雖然這樣的內疚感其實不需要存在。在證券交易所工作的保羅,他也許是個成功又精明的股票經紀人,可是誰也沒有辦法料想到,三十三歲的他,碰到比他小三歲的坦雅之後,竟然會漸漸失去他應該要有的主張與堅持。保羅就像一隻將頭埋在沙子裡的鴕鳥,以為這樣就不會看到自己不想知道的真相。

 

 

保羅原本跟坦雅是不太可能有機會認識的。他住在法蘭克福的近郊,而坦雅則遠住在往北兩百公里之外的另一個城市,兩個人各有不同的社交圈子與生活模式。未婚的保羅,他每天的生活都是在緊盯著一堆電腦螢幕,隨著股票指數的高低起伏,得迅速來回決定金額龐大的交易買賣裡打轉。通常當他下班之後,保羅很少會直接回到他那個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單身漢住的公寓。他多半是跟著幾個熟悉的同事或朋友,泡泡那幾個固定的酒吧,喝點啤酒或是看看電視現場轉播的足球賽。這樣的生活對他來講是自在又寫意,保羅甚至認定自己不是那種適合結婚的男人。

 

 

露意絲則是保羅一個好朋友的妻子,那晚保羅就是在他朋友四十歲的生日Party上遇見坦雅的。那天參加這個生日宴會的人不算少,算算大概也有二十多個客人吧,大部分都是保羅不認識的人,其中一位就是坦雅。

 

 

 

 IMG_1111

 

 

 

當保羅第一眼見到坦雅時,就被她那一頭看起來柔軟又性感的金色長髮、和她那種開懷大笑的方式給吸引住了。他不知道坦雅結過婚了沒,他只知道,她今晚是一個人來參加這個生日聚會的。坦雅高挑的身材讓她像是火鶴般的突出於眾人之中的美麗,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那晚愛神丘比特的箭肯定是胡亂射錯了,邱比特大概也是喝醉了,所以胡亂配對而且錯的很離譜。保羅看著穿著一身蜜桃色洋裝的坦雅,那種柔軟又帶著絲質般觸感的布料,就這樣輕輕柔柔地裹住了她非常女性的身段,隱隱約約的顯露了她那線條誘人的身軀。坦雅修長的頸上掛著極具設計感的水晶項鍊,淡黃色的淚珠形狀的水晶靜靜地躺在她線條迷人的胸前。他忍不住心中的悸動,不由自主的走到坦雅面前,想要跟她說上幾句話。

 

 

坦雅的聲音聽起來很悅耳,軟軟黏黏的就像是太妃糖一樣,而他則是那個喜歡吃太妃糖的小孩子。保羅跟坦雅介紹了自己,也給了她一張自己的名片,他甚至提議,或許未來彼此能再找個時間,大夥兒一起碰碰面也是個不錯的好主意。整個晚上兩個人聊得好開心,坦雅覺得保羅很風趣幽默,而保羅也感覺坦雅是那種反應敏捷,興趣廣泛的迷人女子。當然最重要的是,坦雅有他所喜歡的那種性感,不是那種張揚舞爪、咄咄逼人的女強人的樣子。

 

 

他跟坦雅的互動雖然很開心,但是兩個人卻也沒有越過應該要有的安全距離,因此並沒有引起任何一個在場的人所飄過來的曖昧眼光。再說,每個賓客都吃吃喝喝的非常盡興,大家的情緒都非常高亢,現場樂團的Live演奏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保羅跟坦雅就這樣自在地窩在吧台前的高腳椅上,天南地北的聊個不停。

 

 

坦雅其實今天並不是一開始就打算自己一個人來參加這個聚會的,實在是因為她的丈夫,約瑟夫今天抽不出時間,因為他有一個進修課程說甚麼也不能改期。所以坦雅也不想為難他,這就是為什麼坦雅會一個人出現在Party上的原因了。

 

 

 

 IMG_6236

 

 

 

保羅沒有想要問坦雅是不是單身還是已婚,因為他單純就是覺得坦雅挺迷人的。人們常說「好奇心殺死貓」,一句古老的俗諺。保羅很想多認識一下這個女人,畢竟她也沒有拒絕他的殷勤啊。他才三十歲出頭多一點,工作上算是得心應手,私生活裡也談不上寂不寂寞,獵豔的心他難免偶而會有,但是他可從沒想過要找個女人安定下來的打算。

 

 

他認識的女性也算是不少,從公司同事到工作上的客戶,有純喝咖啡或是一起蓋過棉被的,老實講,他的交遊算是挺廣闊。保羅給人的感覺是那種乾乾淨淨,溫文有禮的體面男子。這幾年下來,他也曾經帶過不同的女子回家,彼此如乾柴烈火一般,門才剛打開,就直接跳上床去翻雲覆雨一番的,可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那種會讓他聯想到婚姻上頭的女人。

 

 

或許是他自己心態的問題吧?也許他曾經傷害過哪些女人也不一定,但是保羅不太相信會有這種事,因為他覺得現在的女人都挺強悍的,彼此都是各取所需,沒有誰欠誰的問題。在保羅的衣櫃裡,人們會看到的只有他自己的衣服,是看不到女人的衣物的。或許會有某個女人不小心留下了一條絲巾或是一條口紅,不過像是胸罩或是內褲一定會被女人穿走,不會被遺落在浴室裡的大理石洗臉檯上、或是客廳裡的沙發皮椅上。整個說起來,保羅的單身生活過的既快樂又逍遙。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假面(之四~狩獵者) 

 

假面(之一~沙雕的城堡) 

假面(之二~美麗的坦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