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15    

 

 

 

地獄之門

 

 

 

只是在史帝夫心中,那樣病態的慾望是如此的強大,巨大到連他自己都感到驚駭。聰明的史帝夫怎麼可能會不明白,他自己的所作所為,日後將會為世人所唾棄與謾罵?他瘋狂的只想要永遠的佔有莉莉安娜,不管用甚麼手段他都在所不惜。世人的看法算甚麼?他是他自己的君王,沒有人能夠告訴他,他應該要怎麼做才對。聰明的人自然會有他自己的做法,如同作戰一樣,史帝夫有他自己完美的戰略。

 

 

如果我們說,莉莉安娜的童年是在她十一歲時,被史帝夫以最不堪的方式給結束掉,那麼可憐的莉莉安娜,則是在她還沒過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年,在她完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剝奪了生而為人,所應該享受的最基本的權利與自由。

 

 

莉莉安娜永遠忘不了那個可怕的日子,那個讓她完全絕望的星期二。那天的天氣很好,是一個陽光普照的秋日下午。史帝夫叫喚著莉莉安娜,要求莉莉安娜幫他一起抬一扇很重的鐵門,那扇鐵門是史帝夫打算安裝在地下室房間的一個防盜門。雖然在莉莉安娜的眼神裡,流露出些許的猶豫與不信任,但是史帝夫很堅持,他的表情很嚴肅,史帝夫很清楚的告訴女兒莉莉安娜,

 

 

「你哥哥不在,你必須跟我一起抬這扇鐵門到地下室,我一個人沒有辦法搬。」

 

 

史帝夫的表情很認真,莉莉安娜只好跟著父親一起費力的抬起那扇沉重的鐵門。他們兩人小心翼翼地踩著階梯,莉莉安娜一步一步地跟著父親,費力地將鐵門抬進地下室去。當莉莉安娜跟史帝夫終於把那扇鐵門好不容易的靠放在地下室的牆壁之後,史帝夫突然把一條被乙醚潤濕的毛巾,用力的覆蓋在莉莉安娜的臉上。在莉莉安娜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之前,她就已經昏睡了過去,不省人事。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當她醒來的時候,莉莉安娜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黑暗之中。這難道是一場惡夢嗎?在這個小房間裡面沒有任何一扇窗戶,她的雙手被手銬給銬住,腰部還纏著一條鐵鍊,鐵鍊的另一端則被鎖在床腳上,而房門也已經被反鎖。

 

 

 

 

 IMG_0212

 

 

 

 

巨大的恐懼幾乎將她淹沒,無邊的黑暗環繞在她四周,就像是深夜裡的海嘯,鋪天蓋地般的朝著莉莉安娜直撲過來。她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那可怕的父親心裡到底在想甚麼?到底史帝夫想要對她做甚麼?絕望、恐懼、無助、憤怒、還有懷疑,這些感覺就如同可怕的鬼魅一樣,在她四周風狂地飛舞著。莉莉安娜覺得又渴又累,但是生理上的飢渴,比起她在心理上所受到的驚嚇來說,竟然是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她慢慢地推敲著自己的處境,莉莉安娜知道,她那個瘋狂的父親,應該是把她反鎖在家裡的地下室的某一個房間裡。雖然她從來沒有踏進過這個地下室,但是她知道,這幾年來,她的父親都是在忙著蓋這間地下室。莉莉安娜跟她的其他家人一樣,一直以來都是被史帝夫嚴加禁止,誰也不准進入這個神祕的地下室,沒有任何人可以例外。莉莉安娜甚至不知道,在這個地下室裡,到底有著幾個房間,或是有幾扇鐵門。

 

 

冷血的史帝夫一直都在暗中進行他個人偉大的計畫,一個在他的眼裡是那麼完美的地下工程。這個地下室本身是一個可怕又瘋狂的設計,它是如此的狡詐與狠毒。這個地下室本身的設計非常的複雜,絕對不是一般人所單純以為的、一個簡單構造的地下室。在這個地下室裡,總共有四個房間,但是在其中的一個房間裡,還藏有一個隱密的暗門,而這個暗門被完美的隱藏在一個工作台之後。這個暗門本身是一扇用純鋼製作的門,配有一個複雜的電子鎖。

 

 

簡單的說,如果史帝夫自己要通過這七扇鐵門,在最後一扇鐵門之前,他得按鍵輸入一串七個數字的密碼,然後他才能進入到那間囚禁著莉莉安娜的密室,那個只屬於他自己一個人,一個既罪惡又黑暗的瘋狂世界。莉莉安娜怎麼可能會知道,她此刻身處在一個結構複雜又詭異的黑暗地牢裡?那個由她完全變態的父親,經年累月、以一種非常有耐性又狡詐的方式,所精心打造的一個黑暗巢穴。只是莉莉安娜不知道的是,日後她所必須面對的日子,絕對是悲劇中的悲劇。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上帝,祂必定也會為之落淚。

 

 

身在地底下的莉莉安娜,從此再也看不到太陽,她再也感受不到溫暖的陽光曬在身上的感覺。她也無法再感覺到,春日的微風吹拂過臉頰,也看不到秋天繽紛的落葉。春天的鬱金香,夏日裡的微風,秋天的楓紅,冬日的白雪,這一切的一切,莉莉安娜都無法看到或是感受到。與此同時,那個在地面上活動的史帝夫,正和他那個憂心忡忡的妻子,羅絲,一起走進警察局報案,這對可憐的夫妻告訴警方,他們的女兒莉莉安娜失蹤了。

 

 

 

 

 IMG_0415

 

 

 

 

於是在警方的檔案資料裡記錄著,又是一個新的失蹤人口。少女莉莉安娜在那個陽光燦爛的星期二下午,就像霧一樣的,從這個人間蒸發掉了,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是去了哪裡、或是她現在是在哪裡。莉莉安娜甚至都沒有來得及留下一些蛛絲馬跡,她沒有留下一張紙條,也從來沒有再打過任何一通電話回家。

 

 

莉莉安娜的朋友來她的家門前,想要問問莉莉安娜的父母,有關於尋找莉莉安娜的最新進度。這個做父親的史帝夫,他連大門都不讓人踏進來,只是冷漠的說,他也不知道,然後就把大門給關上了。莉莉安娜的朋友不放棄,他們打電話到她的家裡,然而電話總是被人掛掉。少女莉莉安娜就這樣消失了,連警方都找不到她。

 

 

史帝夫當然不是要讓莉莉安娜死。讓一個人死亡其實是很簡單的事,如果他只是要讓莉莉安娜死去,那他又何必這樣處心積慮地、花費大筆金錢跟無數的時間在這間地下室裡賣力的敲打、辛苦的工作著?這個冷血變態的男人,只是想要確保他自己所變態認知的權利,那就是他要一個人獨自佔有莉莉安娜。

 

 

莉莉安娜是他一個人的,就只屬於他一個人。莉莉安娜這一輩子都不會有那樣的機會,披上美麗的白紗,和一個她真心相愛的男子,在眾人的見證之下,與所愛的伴侶互相交換戒指,然後攜手共渡一生。史帝夫是如此的變態與殘忍,他是完全的不擇手段,要把這個讓他最另眼相看的女兒,將她殘忍的留在他的身邊,而且是以一種完全不人道的方式。

 

 

他沒有讓莉莉安娜在那間神祕的地下室裡,被活活的餓死或是被渴死。事實上在隔天的上午,這個男人就又悄悄地走進地下室,他穿過一間又一間的房間,關上一間又一間的門。他就這樣站在莉莉安娜的眼前,看著他這個受到極度驚嚇的女兒。史帝夫告訴莉莉安娜,她最好是乖乖聽他的每一句話和每一個命令。沒有甚麼猶豫,史帝夫毫無忌憚的強暴了那個被他用手銬給銬住的女兒,莉莉安娜,這就是這幾年以來,他一直專心等待的一刻,他終於等到了。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暗夜哭聲(之二~黑暗的童年) 

暗夜哭聲(之三~不能說的秘密) 

暗夜哭聲(之四~斷線的風箏) 

暗夜哭聲(之六~變態的天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