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986   

 

 

 

十五、一撮骨灰

 

 

 

史帝夫就這樣像豢養著動物一樣的,在自家的地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藏著三個不為人知的家人,三個在血緣上都是他的孩子,三個毫無選擇的受害者。沒有人能夠真正的了解,為什麼史帝夫從來不肯好好利用那個叫做保險套的東西,或者我們也可以試著換個角度來看,他似乎很希望莉莉安娜就這樣一直不斷的生孩子一樣,替他繁衍後代,將他的血脈開枝散葉,越多越好。

 

 

因此人們可以想像,才三十多歲的莉莉安娜,終究還是得重覆那種令人無奈萬分的懷孕過程。在漢娜被抱到樓上的幾年之後,莉莉安娜竟然又生下了一對雙胞胎男嬰。當莉莉安娜滿頭大汗的、雙腿之間是一片血紅的、痛苦萬分的產下這一對連她自己都感到意外的雙胞胎時,史帝夫還是一樣的不在現場。這個自私的變態男人應該是刻意迴避那樣的場面,同時也是一種最可怕的冷酷,因為分娩又不是他的事。史帝夫還是能夠若無其事的出現在他常跑的酒館裡,或是其他連羅絲也不知道的地方。

 

 

當史帝夫再度出現在地下室的時候,那已經是莉莉安娜生下雙胞胎後的第三天。那是兩個長相一樣的小男孩,一個叫做麥可,另外一個叫做大衛。但是這一次有一個意外發生,因為其中的一個男嬰,也就是麥可,早就已經沒有了呼吸,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小小屍體。小麥可死了,就連莉莉安娜也不知道,為什麼小麥可會在出生之後,沒有經過多久的時間,就突然間沒有了呼吸而死掉。

 

 

眼神呆滯又疲憊的莉莉安娜,把麥可冰冷的小屍體放在毯子裡,然後放在她的床邊。她太累了,莉莉安娜恍惚的以為,也許只要過了一會兒,小麥可會突然地大哭起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都只不過是她的錯覺。事實上,出了很多血的莉莉安娜,她好像也失去了現實感,那種對於時間的感覺,或是對於現實的理解。她整個人覺得昏昏沉沉的,就只是想好好的昏睡一場。凱薩琳和馬庫斯這兩個孩子,就像是兩隻小蒼鼠似的,只想跟著窩在母親的房間。這兩個小孩餓了就自己去開小冰箱裡找點東西吃,他們不敢哭也不敢鬧,因為他們不知道母親到底是怎麼樣了,整個床單上都是血。

 

 

另外一個幸運存活的雙胞胎嬰孩,大衛,他則安詳地被母親抱在懷裡,小小的身體依偎在莉莉安娜那溫暖又飽脹的胸前。大衛全然不知道,那個跟他隔不到幾分鐘出生的小兄弟麥可已經死掉,小麥可永遠不會再甦醒。地下室裡現在又多出了一條新生命,但是也意外的多出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IMG_2985

 

 

 

 

姍姍來遲的史帝夫,他根本也不知道這個嬰兒到底是出了甚麼事,也不知道已經變冷的嬰兒到底是甚麼時候死的。但是不管如何,這個已經冷掉的小屍體,他還是得想辦法處理掉,問題是該怎麼處理呢?

 

 

史帝夫不會笨到把一具嬰兒的屍體,就這樣隨便地裝進大垃圾袋裡,然後丟進家門口的垃圾箱,等待垃圾車把屍體收走。史帝夫當然知道,若是運氣不好,肯定會有警察隨著蛛絲馬跡,追查到他的家門口,那種風險他可不願意碰到。後來這個冷血的男人決定,把小嬰兒的屍體丟進地下室的火爐裡,那個平常靠柴火運作,以供應房子暖氣的火爐裡。

 

 

就像丟進一塊柴火一樣,史帝夫把小麥可的屍體就這樣丟進了爐子裡。為了讓小麥可的屍體能夠完全的燃燒,他很仔細的撥動爐子裡的柴火,甚至多加了幾塊木炭,然後他很小心的維持旺盛的火勢,直到麥可那小小的身體逐漸化成灰燼。這無疑是一種非常實際也很安全的毀屍滅跡的方式,史帝夫最後把嬰兒的骨灰灑在自家的花園裡。

 

 

風吹過來、雨點飄落,在雨後的陽光底下,彷彿這世間的罪惡都不曾存在過。然後冬天來了,在被白雪覆蓋的草地上,沒有留下任何關於麥可曾經來過這個世界上的痕跡。在莉莉安娜的樓頂上方,還是住著那些她從來不曾知道的房客,同樣的,那些在她頭頂之上,經過史帝夫一再刻意更換過的房客們,也從來未曾察覺過,在他們每天腳踩的客廳地板底下,竟然無聲無息地蜷伏著四個人類,四個只屬於史帝夫才知道的受害者。

 

 

唯一曾經表現出強烈懷疑的是一隻狗,這隻狗是房客朋友的寶貝,因為四條腿的牠比人類可靠。當房客跟朋友在室內大聲地放著搖滾樂,彼此在煙霧瀰漫的房間中交換吸著大麻煙,大口地灌著啤酒和伏特加,隨著音樂搖擺著身軀的時候,那隻狗一直都在花園裡,就像緝毒犬似地一直嗅聞著地面,任由屋內的人大聲叫喚著,牠都不肯回到屋子裡。

 

 

狗兒沿著牆角不停的用鼻子搜索著,就好像在土壤底下有人藏著一大塊的鮮牛肉一樣,那對狗兒來說,肯定是很不尋常的氣味。沒有人知道,那隻狗到底是聞到了地表之下的四條生命,還是牠聞到了那份僅僅只屬於小麥可的悲傷,一片有如嬰兒指甲大的骨頭殘餘。牠做了所有的狗兒都會做的事情,這隻狗把這一小片看起來是骨頭的東西吃到肚子裡,然後又繼續用鼻子努力地搜索下去。

 

 

 

 

 IMG_3345

 

 

 

 

孤單的大衛,那個少了雙胞胎兄弟的大衛,他那嬌小的身形就像是隻小貓咪一樣。在半夜裡他會嘤嘤的哭泣著,就好像是為了小麥可在哭泣一樣。大衛同樣的也吃的不多,有時候甚至是太安靜了,莉莉安娜一直很害怕,擔心他是不是會跟小麥可一樣,會因為不明原因而猝死。

 

 

史帝夫應該不願意再去面對那種得處理屍體的狀況,不管他的道德感到底有多麼低下,但是死亡本身總是一個禁忌,讓人感覺非常的不愉快。從某個角度來看,也許是命運之輪一直在轉動中,許多情況也慢慢地開始變得棘手。沒有人是永遠幸運的,總有一天他們的好運會用盡,那些所謂的好運氣也會逐漸地被命運之輪輾成碎片。不管這一切看起來是多麼的荒謬不合理,但是眼前看起來最荒謬的選擇,卻還是最穩當的做法,史帝夫再度打算著,要把多出來的孩子再偷渡到樓上去。

 

 

他已經不再年輕,現在史帝夫已經六十多歲了。地下室裡的兩個孩子已經越來越大,再過幾年,他要面對的將不只是一個大人,而是三個成人,不再只是一個莉莉安娜跟兩個無知的小孩。那是一種很現實的考量,史帝夫必須永遠掌控住地下囚牢的局勢,就像是管理監獄一樣,他絕對不能容許任何失控的情況發生。莉莉安娜沒有甚麼能選擇的,她只能任憑史帝夫把她懷中的嬰孩抱走。

 

 

這個國家的官僚的體系,似乎對於這個離奇蹦出來的嬰兒,他們還是沒有太多的警覺性。不管這三個小嬰孩是讓史帝夫領養或是寄養,反正政府都會出錢幫忙史帝夫一起養育這三個孩子。聰明的史帝夫選擇只領養一個小莉莎,小漢娜跟大衛他則不辦理領養,這兩個孩子都只是以寄養的名義,出現在他家的戶口名簿裡,因為這樣做,他領到的津貼會比較多一點。史帝夫早就已經退休了,再說他的財務狀況並不是人們所想的那麼寬裕,甚至是開始吃緊了,所以每年能夠多領一萬多歐元的津貼,那多少也是一筆進帳。

 

 

讓我們回顧一下這個惡人的歷史,截至目前為止,史帝夫已經有了十四個子女,其中一個夭折,所以一共是合法的七個子女跟隱藏版的六個子女。不管如何,這個瘋子確實壯大了他的血脈,這絕對是一個堪稱枝繁葉茂的大家庭。莉莉安娜就像是一畝已經被耗盡養分的農田,打從雙胞胎出生之後,她終於不再那麼容易受孕了。這也許是因為史帝夫已經不比從前,他的性能力已經衰退,所以這個怪物不會像從前一樣,那麼經常地強暴她。莉莉安娜終於得以有所喘息,而不再只是像一台生殖工具一樣,不斷的重複那些懷孕、生產、哺乳的過程。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十二~被遺棄的嬰兒) 

暗夜哭聲(之十三~缺損的心臟) 

暗夜哭聲(之十四、惡魔的勝算) 

 

或是從這裡開始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