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477   

 

 

阿莫的異想世界

 

 

之一數字狂想曲

 

 

剛寫完手邊那篇變態又殘酷的小說之後阿莫心裡想,也是該寫寫一些散文或是小品之類的文章,最好是那種能夠讓人拿著唉鳳或唉配去蹲馬桶的文章,能夠搞笑一點當然是最好的,而不是那種會讓人看到就便秘,或是心裡會頻頻在發問,哩係地勾寫殺小?

 

 

其實寫小說很累耶!尤其是寫完小說還放在網路上,那更是很白癡的一件事。你問我為什麼?很簡單啊,放在網路上的小說就會被歸類為已經發表過的,所以若想要再把這些辛辛苦苦寫完的小說拿去參加比賽獵獎金,那是行不通的事。再說,這年頭算是新腦殘時代,大家日子過得都很辛苦,誰會想要再跟你去看那種寫得落落長的小說呢?寫小說的人啊,大概都得把人氣數字往身後用力拋掉,能夠不要去想就別去想,因為越想就會越怨嘆,辛辛苦苦寫的鬼東西比不上人家的一碗大麵羹。

 

 

老實講,關於這樣的事實,阿莫早就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經有所覺悟了。可是怎麼還會繼續寫下去?那大概是因為自己天生很鐵齒,再說這些很久以前寫的東西也是該偶爾拿出來曬曬太陽,見見人客,免得連自己都遺忘了這些曾經寫的很用心的小說與文字。

 

 

阿莫並不想要給人的感覺是假文青,或者說還是真文青,不管是假文青還是真文青,阿莫我其實根本不在乎。因為現在是數字代表一切的新數字時代,那更令阿莫我望著數字頻頻興嘆,感嘆這些數字神秘又偉大的力量,雖然我在各方面永遠追不到那樣可觀的好幾K的美麗數字。

 

 

老實講,阿莫對於數字,或者說面對那個叫做數學的東西,阿莫就會很自卑,瞬間覺得自己是腦殘人士。從小到大,感覺上阿莫一直是被數字追著跑,不想鳥這些數字都不行。長大之後更是悲哀的發現,每個人都是活在追趕數字的夢靨裡。

 

 

 

 

 IMG_0910

 

 

 

 

我是甚麼時候開始對數字概念的?那應該是阿莫在進了小學之後。很簡單的理由,因為從小一開始,小阿莫開始了解0分跟100分的差別。考零分是很丟臉的事,但是考100分則是一件會讓自己被老師或是父母讚美的好事。不過這並不表示,小阿莫從此都會拿到100分,因為當時的現實是,很多的小朋友顯然都比小阿莫更聰明,小阿莫不過只是排在中間的那個小蘿蔔頭而已。

 

 

但是憑良心講,從小一到小六,阿莫對於數字,或是數字對於阿莫,這兩者之間的關係還不錯,不會很緊張,感覺上彼此的關係還是很友善。等到上了國中以後,年少的阿莫,這才發現,數字這個東西可以變成是一件很現實的事。

 

 

那應該得先從智力測驗說起,年幼的阿莫跟其他小朋友一樣,在進國中之前得先做一份智力量表。天真的阿莫已經忘了,自己當初到底是怎麼回答那份要命的評量表。總之結果是,阿莫所住的那條街上的其他小朋友, 通通被挑到所謂的資優班,或者是說A段班,但是阿莫則被踢到B段班,不過當時大腦反應遲鈍的阿莫,還是對於這樣的分班方式沒有太多的感覺。

 

 

開始明白數字會變成傷人的利器的原因是,A段班同學的爹娘,是不希望自己家的小孩跟B段班的小孩來往的,就算是你住在他家對面也是一樣。這大概是我對數字第一次有了比較接近現實的概念。我的意思是,原來數字不只是數字,竟然還會變成一種傷人自尊心的事。

 

 

我不曉得其他人對於數字的敏感度是多少,但是數字對我就像是國劇臉譜一樣,比較像是象形文字,一種圖案,而不像是所謂的數字。你不懂我的意思,對不對?讓我這樣解釋吧,我不算是數字白癡,如果要我回答13+13,或者是13乘13,我當然可以算得出來,但是如果要問我13的三次方是多少,這對我來講就開始有點討厭,也就是所謂的數學,sinα+sinβ =2sin 1/2 (α+β)cos 1/2 (α+β)...................這已經開始會讓我想要問候老師。

 

 

當然啦,在國中時是還不會學到這些可怕的數學方程式,但是我只想要借用數學方程式來表達,13這個數字如果不是用在數學方程式上頭,阿莫會比較傾向用宗教或是文學的角度來探索13的神學的意義與文學內涵。換句話來說,當阿莫看到13這個數字我會想到星期五,我還可以拿來玩撿紅點,賭后一名兼天下無敵;或是拿來排13牌陣,專心來算塔羅牌,瞬間變成算命仙或是靈媒;我甚至也可以拿13做為主題寫成一篇文章,但是我就是沒辦法把它放回數學裡,用崇高的數學眼光去看待13。

 

 

 

 

 IMG_7532

 

 

 

 

所以可想而知的是,阿莫的國中過得非常的慘淡,因為我竟然數學從來沒有及格過。60分對我永遠來講,都像是鬼打牆似的過不去,我總是停在59分,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整整三年,這簡直也是一種天分。只是這樣的狀況,對於當時的阿莫是一件很傷心也很自卑的事,因為當時的我真的覺得,自己往後的人生恐怕會毀在數學的手上。無論是我的國文分數考得多高,到了學期末,那個總平均就會被數學的低分給狠狠的拉扯下來。別說是當時聯考的第一志願,就連老師也已經把阿莫看成是那個會落榜的學生。

 

 

只是山不轉路轉,生命自然會找到出口,不會算的就用猜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阿莫我真的很會猜,只要不是填充題或是問答題,阿莫最愛選擇題!感謝上帝!哈里路亞!在高中與大學的聯考裡,數學這一科竟然還有選擇題,阿莫肯定有猜題的天賦異稟,結果是數學給我猜到過低標,好幾萬人都還排在我後面,那分數已經很接近高標了。所以這算起來也是一種很感恩的心情,感謝老天有眼,沒讓我因為討厭的數學而落榜。

 

 

所以值得安慰的是,不管是面對當時的高中聯考,或是後來的大學聯考,阿莫都有學校可念,雖然都不是第一志願,但還算是差強人意,不必蹲在補習班裡再念一年,人生直接多賺了兩年。阿莫知道這樣的邏輯聽起來很奇怪,但是當時那個痛恨數字的我,心裡真的是這麼想的。

 

 

本來以為上了大學之後,此生都不必再受數學的窩囊氣,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當時必須打工賺點住宿費跟學費的阿莫,當然除了唸書之外,還得另外找些打工來做。阿莫我當時也不免俗的,被人請去做家教,什麼科目都得教,從國小教到國中,鐘點費比在速食店打工好很多。只是阿莫沒想到的是,我竟然又得跟數學再度交手。如果他們的爹娘知道阿莫從前的數學成績,我想他們絕對不會希望阿莫教他們的孩子數學。

 

 

只是連阿莫都沒想到的是,當那個正在念大學的我,被迫像趕鴨子上架似的,必須重新再翻閱國中數學課本的時候,阿莫竟然發現自己變聰明了。那些以前曾經覺得很困難的鬼東西,突然間都變得有些意思,解起那些數學題的過程裡開始有了樂趣。這表示我終於對數學開竅了嗎?阿莫不免感到有些驚奇。

 

 

然而當阿莫面對著那個總是教不會的學生,努力的想要讓她了解正數與負數的時候,阿莫從她迷惑的眼神裡,看到了當年那個被數學折磨到失去信心的自己。最後阿莫終於明白,人的一生永遠都離不開數字,數學其實還算是天使。因為等到你出了社會,開始面對其他關於數字的東西,譬如說是業績或是房價,哼哼哼,你會寧願只活在那個純真的數學世界裡。

 

 

下回再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