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5 Tue 2012 06:06
  • 掙扎

 

Tignale16.jpg  

 

 

安靜了兩天因為心裡太悲傷像是坐雲霄飛車一樣我的心情起伏好大面對著生與死的選擇那會是我最難抉擇的一件事這個週末是個不平靜的週末,大學老同學的寶貝狗走失了而我自己家裡的老狗則突然發生意外,我自己看著臉書上老友的愛犬的照片,心裡很痛,自己一直想,我真的以後不想再養狗了。

 

 

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的,家裡的三隻狗都處在很好的狀態下,因此在上星期五我也總算帶著牠們去打每年的預防針。在過程裡,我也跟獸醫討論預防針劑量的問題,因為家裡的老狗不是普通的老,都快十七歲了,這也相當於人類的年齡一百多歲。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一股隱憂在心頭徘徊不去,就是一直有些害怕。

 

 

這樣的第六感原來還是有道理的。星期六早上,大狗先是突然表現出一種很亢奮的狀況態,一直在花園裡快步跑個不停。兩個小時後,牠開始嘔吐,接著陷入一種癱瘓疲軟的狀態,接近昏迷,對外界沒有太多的反應。

 

 

緊急連絡了值班的獸醫師,我們隨即開車把老狗帶去看醫生。當班的醫生剛好也是週五幫老狗打預防針的獸醫。她也很意外,沒想到昨天還好端端的狗兒,不過一夜之間,卻已經變了個樣,像一隻死狗一樣,動也不動,只剩下微弱的呼吸。照理來說,預防針不應該會有這樣嚴重的副作用。

 

 

我的眼淚一直掉,因為這樣突然急轉直下的惡劣狀態,遠超過我心裡的想像。雖然知道這些狗遲早會走,因為太老,因為這是大自然的定律,可是我心裡還是很痛,因為這樣的情況實在很讓我難以接受。

 

 

看著醫生緊急的對老狗連續施打一堆針劑,我不曉得這些藥物對牠到底會不會有幫助。我懷裡抱著如同半死的老狗,牠還活著,可是儘管獸醫沒說太多,但是老公跟我心裡都明白,如果牠的情況還沒有好轉,那麼安樂死會是必須面對的選擇。獸醫跟我們約好,隔天再帶狗回診,只是在那個當下,我突然覺得明天好沉重。

 

 

抱著看似奄奄一息的老狗回到家裡,我把牠安置在暖氣旁邊,就像獸醫說的,讓牠的脊椎骨保持溫暖,或許對牠也會有幫助。只是一整個晚上,老狗保持著一成不變的躺臥姿勢,沒有任何移動。牠不吃、不喝、不動、甚至也無法排尿。

 

 

半夜兩點,我起身再度抱牠去院子裡,牠還是處在癱瘓的狀態,無法動彈,也一樣不能排尿。我用針管餵牠再吃點流質食物和水,但是心裡無法想像明天的到來。

 

 

早晨八點,牠的狀況仍舊沒有好轉,我看不到太多的希望,似乎藥物對牠沒有太多的幫助。我無法想像自己如何做出讓牠安樂死的決定,那樣的決定對我來說還是太沉重。

 

 

和醫生的約診是在周日中午十二點。我看著時針逐漸移動,我沒有把握,這會不會是牠的最後一天。上午十點半的時候,我又抱著牠去院子裡,把牠扶正,我多希望牠自己能夠試著站立。我無法對牠說,這攸關生死,牠必須向我展現出一絲絲想活的意念與勇氣。我也無法跟牠說,死亡有時候是一種慈悲,可是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我所能做的,只是希望能能讓牠好過一點。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奇蹟出現,老狗就這樣僵直的站著幾分鐘,牠並沒有再度立刻倒下,然後牠開始試著很辛苦的走出第一步,就像是牠全身的骨頭都散掉了,得努力的再把它們歸回原位。牠走的很慢、也很不穩,也再度摔倒,可是牠又很掙扎的自己爬著站起來。牠所表現出來的努力,讓人真的很感動。

 

 

當獸醫看到老狗步履維艱的走進診療室時,我們彼此心裡都感覺到感動與欣慰。因為就連獸醫自己也以為,我們彼此得面對的是施行安樂死的決定,一種不得已的無奈決定。

 

 

此刻老狗很安靜的躺在廚房裡睡覺,我不知道牠接下來的狀況會不會再好轉一些些,是否能夠無需我的幫助,牠自己也可以站起來。不管死亡是不是一種慈悲與解脫,牠跟我現在應該都還沒有準備好。生命本身有時很沉重,因為是那樣的沉重,所以才更珍貴。

創作者介紹

阿 莫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老劉
  • 面對生死離別那錐心之動
    非外人所能理解
  • 最近就有一個老朋友往生
    我跟他妻子通過電話
    辛酸
    不多提了@@
    喜樂平安

    monica 於 2017/03/17 23: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