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713  

 

 

          

 

 

一、  沙雕的城堡

 

 

九月裡的一個星期六傍晚下午五點四十五分醫生約瑟夫正懶洋洋的坐在庭院的躺椅上看著報紙裡的運動專欄嬰兒車在他的躺椅旁邊裡頭躺著剛出生三個月的小娃娃嬰兒才剛吃過奶,此刻正甜甜的熟睡著。他的妻子坦雅正在廚房裡準備晚餐的沙拉,烤箱裡的千層麵飄散出來濃濃的起司香味。

 

 

今天是個典型的初秋傍晚陽光溫柔而不熾熱微風徐徐的從臉頰拂過,桌上的啤酒在陽光照耀下,反射出一片金黃色的光暈。他平常幾乎是不太喝酒的,唯有到周末的時候,他才會從冰箱裡拿出他喜歡的淡啤酒,就像是個儀式一樣,一個自我放鬆的方法。

 

 

約瑟夫忙了一個禮拜,只有在周末這樣的時刻裡,他才能好好放鬆一下。因為平常從周一到周五,他都得在自己執業的診所裡忙著。他的診所從開業到今年已經邁向第五個年頭了。他自己也從剛開始執業的手忙腳亂的青澀,到現在的臨危不亂的經驗豐富,這樣的過程真正是一步一腳印。所幸這幾年診所的營業算是一帆風順,基本上約瑟夫在這個小城裡已經紮下了穩定的基礎,他的病人對他的專業都給予很好的評價與信任。

 

 

約瑟夫是個很知足的人,他很感謝自己所擁有的這一切。這幾年開業的診所不算少,然而他的病人幾乎都沒有流失掉,這主要也是跟他審慎的態度有關,當然,還有他親愛的妻子,坦雅。

 

 

坦雅跟他的個性完全不同,坦雅就像是個太陽一樣。真的,只要她走過的地方一定會聽到她爽朗的笑聲。老實說,坦雅的笑容真的可以讓診所裡的溫度升高好幾度!這個舉例雖然誇張了些,不過這真的是他的感覺,坦雅的親切友善無疑的讓來看診的病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平常不是話多的人,他的職業也不容許他隨隨便便就開口說出他的懷疑與看法。大部分的話在白天裡他都說得差不多了,回到家後,他跟坦雅反而沒甚麼太多的話可以說,因為兩人都累了。不過一般的夫妻大概就是這樣吧?很多事情他都不一定需要開口,常常一個眼神或動作便已足夠。

 

 

 

 IMG_0986

 

 

 

約瑟夫的世界其實是好簡單的,就像一個小城堡,裡頭住著坦雅跟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兒子,路卡。小路卡有媽媽坦雅的金髮,還有跟媽咪一樣的、湖水藍的美麗瞳孔。他相信小路卡日後一定也會有跟坦雅一樣,有著迷人爽朗的笑容。

 

 

不過過去這三個月,真的是夠他和坦雅受的了,因為小路卡的加入,還是讓做為新手爸媽的兩人常常累到筋疲力盡。小路卡不是那種好哄好睡的小嬰兒,他總是在晚上啼哭得特別兇。因此這些日子以來,他和坦雅總是處於長期睡眠不足的狀態。或許這也是原因之一吧?坦雅最近比較容易發脾氣,很沒耐性與歇斯底里。但他完全能夠體諒坦雅的焦慮與疲倦,因此從小路卡出生後,他就要坦雅不要再到診所裡幫忙,他另外再找個人來接替坦雅的工作就是了。

 

 

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坦雅心目中的好丈夫,但是他真的是很努力的想要滿足坦雅的每一個需要。只要是他做得到的,他從來不會吝惜讓她開心。坦雅小約瑟夫十二歲,因此她多少還是有點任性和天真,不過這一切看在四十二歲的約瑟夫眼裡,卻是那麼理所當然。他知道自己不是個風趣的男人,有時候他對坦雅的幽默或是品味沒辦法領會。不過,坦雅早就知道他寡言卻深情的那一面,約瑟夫就像是一棵枝繁葉茂的高大橡樹,讓坦雅深深感覺到安全。

 

 

今天這個美好的傍晚,舒服的讓人真的不想多去煩惱工作上的事了。烤箱裡的千層麵應該也快烤好了吧﹖約瑟夫想著想著便起身,問一問坦雅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約瑟夫還來不及走到門口,坦雅已經開門了。只是,約瑟夫和坦雅都嚇到了,因為門口站著兩位警察,他們的身後還看得到好幾輛的警車,車頂上的警示燈還閃爍個不停。

 

 

「請問您是坦雅.史密斯嗎?」臉色陰沉的警察開口問了坦雅。

 

 

坦雅說,「我是」。接著另一名警察直接了當的開口就說,

 

 

「您被懷疑與保羅.西蒙的死亡有關。現在我們必須請您跟我們到局裡走一趟。」

 

 

 

 IMG_1028

 

 

 

警察向坦雅出示他手中的文件,表明除了拘拿坦雅之外,還必須立刻進屋搜索可能的相關證物。

 

 

約瑟夫滿臉震驚的看著門外陸續登堂入室的警方蒐證人員,還有因為好奇而圍觀的、竊竊私語且滿臉訝異的鄰居們,這突發的一切讓一向冷靜的約瑟夫完全的不知所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約瑟夫啞著喉嚨問道:

 

 

「坦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誰是保羅.西蒙?我怎麼都沒聽你提起過?你到底有甚麼麻煩事沒跟我說?」

 

 

坦雅臉色一片慘白,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她的情神顯示出了除了驚恐還是驚恐。坦雅努力的強作鎮靜,只是她微顫的手指出賣了她的偽裝。在屋子裡的辦案人員,開始翻箱倒櫃的找尋所有可疑的證物,他們的行動迅速而且條理分明。

 

 

約瑟夫看著身邊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他從腳底感受到一陣寒冷直竄腦門。他的堡壘不再安全,他感覺到他原有的世界徹底的崩潰瓦解;就像是一座蓋在沙灘上的華美沙堡,一陣突然襲捲而來的大浪,將海灘上的城堡徹底的毀掉。他所不能明白的是,自己怎麼可能這樣的一無所知?而且毫無招架的能力。他所熟悉的坦雅,他的妻,他的愛,她到底還有多少他所不知道的祕密瞞著他?坦雅怎麼能夠如此對待他?或者,這其中是不是有天大的誤會?

 

 

忽然從庭院傳來小路卡無助的啼哭聲,坦雅轉身跟她旁邊的警察說:

 

 

「能不能讓我先餵一下兒子一些牛奶,他應該餓了。」

 

 

一直看起來非常冷漠的警察,他的眼裡流露出一些悲憫。警察點點頭,只是冷冷的說,「可以,不過你沒有太多的時間。」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假面(之二~美麗的坦雅) 

假面(之三~迷惑的保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