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694  

 

 

 

九、Asmodeus的引誘

 

 

 

坦雅接著輕輕嘆了一口氣說,約瑟夫自從知道她懷孕後,對她的體貼更是無微不至,這讓她覺得更痛苦。對於意外流產這件事本身,約瑟夫自己心裡也覺得既難過又傷心,不過他還是盡力去安慰坦雅。約瑟夫甚至想說,或許兩個人去國外度個假,轉換個環境會好一點,至少她的情緒不會一直那麼低落。因此約瑟夫決定帶坦雅去國外走一走,因此他也訂好了機票,打算跟坦雅去palma de mallorca度假三個禮拜。

 

 

她輕輕地摸著保羅的臉,告訴保羅說,對這一切她也是身不由己,可是這樣的決定對大家都好。保羅黯然的點頭,表示他尊重坦雅的決定。保羅再一次陪著坦雅走到她的車子旁邊,看著坦雅打開車門,發動引擎,他沒有辦法開口說再見,只能默默地看著她離開。而這一次,雖然不是永別,但是若想要再相逢,怕沒有人知道,這將會是何年何月的事。

 

 

坦雅手裡握著方向盤,熟練地開上北上的交流道,隱身在川流不息的車陣裡。她此刻的感覺很複雜,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覺,雖然她心裡多少也是覺得有些傷感,但是能夠從這一切混亂中逃脫,在她嘴角還是漾出了一絲很淺的微笑。對她來說,會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也是出於一時的靈感,她是真的情非得已。真相是坦雅並沒有流產,她只是對保羅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一個白色的謊言。她不想傷害保羅,可是她必須保護她自己還有她的婚姻的安全。

 

 

她當然告訴約瑟夫,甜蜜的說,她懷孕了。約瑟夫像個男孩似的,開懷的笑了起來。對他來說,這真的是一件讓他驚喜萬分的事。不論約瑟夫對於小孩這個主題,表現的到底夠不夠積極,已經年過四十的他,在他心底深處,還是希望有個小傢伙能夠加入他和坦雅的生命裡,這應該也是一種圓滿。只是約瑟夫在這整件事情裡,只能算是個局外人,或者說是一個無辜的關係人。他天真的以為,他的妻子坦雅,這陣子總是在情緒上有些陰晴不定,原來竟然是懷孕的關係,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老天是如此的厚愛他啊。

 

 

約瑟夫的心裡充滿了喜悅,他也很想讓自己放鬆一下,好好休息個一陣子,不管去哪邊度假都好,重要的是要有溫暖陽光的地方。因為連日以來,總是那種陰雨綿綿的濕冷天氣,這讓他多少也有些職業倦怠的感覺。在這樣的心情下,約瑟夫很快的安排好代班的醫生,也跟旅行社訂好了理想的行程,開開心心的跟坦雅搭上開往西班牙小島的飛機。他相信,在那個有著湛藍色的海水,還有被金黃色的陽光所照耀的小島上,坦雅跟他肯定會有一個很美好的假期。

 

 

 

 IMG_7683

 

 

 

而在此時此刻,當坦雅跟著心愛的丈夫手牽著手,走在充滿異國風情的沙灘上時,落寞的保羅只能用許多的工作來麻痺自己,讓自己不再去想念那些舊日時光。保羅告訴自己,忘了那個女人,忘了那個坦雅。從今往後,她跟他終究只是兩條平行線,就像陌生人,彼此的人生不會再有任何的交集。他得勉強自己去學著遺忘,而這是他唯一能做的,因為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啊。

 

 

 

 

當屬於坦雅和約瑟夫的美好假期結束之後,兩人回到了德國,回到了日常生活的軌道之中,坦雅也如以往一樣,在診所與家庭中,如鐘擺一樣的來回擺盪著。從她告訴保羅,兩人不應該再見面的那一天起,距今又是兩個月過去了。坦雅的身形從外觀上來看,其實並沒有改變太多。她的身形一向纖瘦,這一陣子又因為嚴重的孕吐,這讓坦雅似乎又更瘦了,她的體重好像也沒有因為懷孕三個多月而有明顯的增加。

 

 

或許是因為她體內荷爾蒙的改變吧?坦雅自己老是覺得很心煩意亂,她的情緒總是有點焦躁。坦雅有時候會想起保羅,想起他那英俊挺拔的身影,想起那些甜蜜的舊日時光。那樣的心情,就好像是彷彿有個人,不斷地在她耳邊低聲呢喃著,她那甜蜜又性感的情人的名字。這讓坦雅覺得心思浮動不已,她盤算著,或許再見保羅一面也沒有甚麼關係吧?心思一向慎密的坦雅想好了說詞,拿起手機就按下那幾個神祕又熟悉的號碼。

 

 

保羅從來沒有想過,坦雅竟然會再打電話給自己,她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陌生,卻又熟悉的讓他整個人感傷了起來,他也知道,自己真的應該要拒絕坦雅再見一面的要求。再見一面,對於坦雅來說,好像是個簡單又不需思考的大膽冒險,但是這對好不容易地將坦雅的影子從心中抹滅的保羅來說,卻是一個兩難的掙扎。對這個男人而言,見跟不見坦雅,無論是哪一個決定,都會讓必須做決定的保羅,最終還是會感覺到萬般的遺憾。

 

 

 

 IMG_5126

 

 

 

這個女人的心裡到底在想些甚麼呢?當真就有這樣的人,完全不把別人的感覺當作一回事,要來要去全權憑自己一時的情緒?有種人天生就是感情上的強者,就是能那樣的恣意妄為,因為就是有這樣的人,會有那個能耐,輕而易舉地就能嗅聞到,那些能讓自己隨意操縱的木偶身影。

 

 

坦雅是Asmodeusאשמדאי‎Ashmedai阿絲茉德,她引領著保羅走進她那LUST玫瑰色的紗帳裡那不是愛單純就是赤裸裸的色慾七宗罪,人性的軟弱與墮落superbia、invidia、ira、accidia、avaritia、gula、luxuria。非要用此生的肉身走完一遍但丁神曲中的每一個場景與試煉,這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愚蠢與宿命?

 

 

她女人告訴保羅,她愛他。她是如此的想念他,如蜂蜜一般的甜蜜的字眼,濃郁的讓保羅最後還是繳械投降。坦雅接著告訴保羅,她和約瑟夫在mallorca度假回來後,她發現自己又懷孕了。坦雅甚至從皮包裡翻出一本新填寫的孕婦手冊,上面清楚的記載著坦雅此次受孕的日期,以及接下來固定產檢的排程。保羅心裡感覺到苦澀,在那樣的當下,他突然很痛恨自己的軟弱,氣憤自己終究還是無法從坦雅所佈下的甜蜜羅網中逃出,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覺得,自己是如此的悲哀與可笑。

 

 

保羅不能不相信坦雅的話,因為坦雅看起來還是跟從前一樣的瘦削高挑,她甚至看起來又更清瘦了些。他不知道坦雅為什麼還要再回來,再度擾亂他那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從頭到尾,他一直是那個寂寞的影子,只能躲在暗處裡,一個不能大聲昭告世人,自己所愛之人的名字的人。

 

 

坦雅有自信,認為自己的說法合情合理,這應該不會再讓保羅懷疑小孩的父親到底是誰。相對於坦雅,保羅接受了坦雅的告白,兩人的關係自此從來沒有斷絕過,就這樣又好幾個月過去了。他們在每一個能夠相處的共同時光裡盡情的纏綿著,貪戀那些只有在彼此身上,才能找到的無止境的歡愉與滿足。在每一次的激情纏綿過後,就代表著更多的貪婪與需索。

 

 

她就這樣活在自己所追求的世界裡,從兩個不同的男人身上,獲得她所想要的一切。反觀保羅,他的心裡卻越來越覺得很苦悶,他甚至覺得有罪惡感。保羅開始思考兩個人的未來,最起碼不是這樣偷偷摸摸的關係。他希望坦雅能夠正視他的存在,考慮離開約瑟夫,這樣兩個人才能夠真正的共享未來,如果坦雅真的愛他的話。所有的這一切,包括坦雅腹中的孩子, 他都願意全心全意的接受與珍愛。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假面(之六~甜蜜的情人) 

假面(之七~魔鬼的意外) 

假面(之八~轉身) 

 

新朋友請從這裡開始

假面(之一~沙雕的城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