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61  

 

 

 

九、早衰的青春

 

 

 

史帝夫會強迫莉莉安娜跟他一起觀看色情影片,並且強迫莉莉安娜去模仿影片中的女演員,進而滿足他那些駭人的性需求。如果莉莉安娜膽敢不肯配合,史帝夫絕對會用上暴力,不達到他的性幻想與性滿足絕不罷休。甚至不知道是從哪些該死的店裡,史帝夫弄來一些亂七八糟的S&M性虐待道具,並用這些該死的東西,去折磨他那個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性奴隸。

 

 

罪惡,完全的罪惡,比Marquis  De  Sade更猖狂,也比Les  cent  vingt  journees  de  Sodome更讓人嘆息。在黑暗的密室裡,性變成是一種折磨,也象徵著一種權力,更化身為一種冷血又無情的控制手段,絕對的服從。這如何讓人不會感到憤怒呢?一個身為父親的人,卻如此長期的虐待跟禁閉自己的親生女兒,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卻未曾有過一絲悔意與抱歉。

 

 

在這樣漫長的幽禁日子裡,毫無疑問的,莉莉安娜受到雙重的深層傷害,不管是心理上的、或是肉體上的雙重折磨。史帝夫是如此的變態與自私,他對莉莉安娜完全沒有任合的同情與愧疚。說實話,人們又如何能夠期待一隻嗜血的野獸,會願意突然地就此放手,還給牠嘴邊那條生命垂危的獵物一條生路呢?愛情與親情在這個地底下的密室裡並不存在,有的只是純粹的強者與弱者的區別,加害者與受虐者,性變態跟性虐待,外加一個根本無法自保的嬰孩和那無助的母親。

 

 

莉莉安娜甚至是因此有了嚴重的內傷,但是她完全沒有機會得到任何的援手與治療。她所擁有的,只是一個還算年輕的肉體,或許人們以肉眼所看到的,那仍是一具美麗的軀體,但是那美好的身體其實已經瀕臨於早衰的悲哀。一個可恨的諷刺,這樣年輕的軀體還有那樣頑強的自癒能力,也許吧,這真的是來自上天的悲憐。莉莉安娜還是活著,她並沒有因為嚴重的發炎或是敗血症而死去。

 

 

小小的凱薩琳,從她出生到現在,這個孩子還沒有看過太陽。她所看到的世界,跟她的母親一樣,是一個由灰泥和白磁磚所組成的空間。燈泡,六十燭光,是這個地下密室裡,那個偽裝的太陽。有時候,燈泡燒壞了,而史帝夫卻又好幾天不曾踏進這間地下室裡,那麼莉莉安娜跟凱薩琳就只能互相從彼此的眼裡,找到僅存的光芒。

 

 

 

 

 IMG_2198

 

 

 

 

當初史帝夫只為這個地底下的黑暗王國,裝設簡陋的通風系統,因此小小的凱薩琳從來沒有那種機會,呼吸過一次真正的新鮮空氣,那種奔跑在碧綠的草原上,能夠盡情地大口的深呼吸,然後鼻腔裡滿是那帶著清新味道的甜美空氣。這個孩子只有見過兩個人,一個是她的母親,還有一個就是史帝夫。凱薩琳從未看過其它會動的生物,除了老鼠。老鼠跑來跑去,顏色跟地下室的顏色很接近,灰黑色。

 

 

莉莉安娜跟凱薩琳,是這個孤獨的地下王國裡的僅有的兩個住民。凱薩琳還太小,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生活原來可以是另外的一種面貌。凱薩琳是那麼的小,所以她無從比較也無從知道,她的命運從一開始就是那麼的黑暗,而這樣的黑暗是完全不尋常的,因為它根本不會存在於一般人的生活裡。也許這樣的一種狀況,能夠勉強算是另外一種救贖?因為無知,因為從未經歷過光明,所以黑暗對於這個孩子,它的本身反而算是一種正常,或是一種理所當然。

 

 

凱薩琳開始會爬了,她像隻小蜥蜴似的,每天爬來爬去的,非常的開心。這個孩子開始會對著母親嗯嗯呀呀的說話,然後她也開始學著走路了。莉莉安娜跟凱薩琳在這個不到六十平方公尺的空間裡,彼此非常緊密的依賴著。莉莉安娜會教孩子說話,她會對著電視裡的畫面,告訴凱薩琳,那些有關於地上人間的事物,譬如什麼叫做花,或是車子是長什麼樣子。小小的凱薩琳其實無法想像,走在那樣的一個世界裡,到底會是怎麼樣的一種經驗。

 

 

史帝夫的這間屋子並不是坐落在荒郊野外,每天從這間屋子前面經過的路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從來沒有任何人知道,就在他們每天匆忙路過的腳底下,竟然會有一個如此讓人驚悚的存在。史帝夫的這個屋子,甚至大到還有空房間能夠出租。

 

 

狡詐的史帝夫當然會很仔細的挑選過房客,他所選擇的房客,通常是那些經濟狀況不太好的單身漢,因為這樣的房客通常也怕房東囉嗦,因此他們也不會提出太多的問題,而且會遵守史帝夫的嚴格規定。史帝夫絕對不准許任何人進入「他的」地下室,也不准任何人進入「他的」花園裡,否則就得立刻搬家滾蛋,絕對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他從來不會讓同一位房客住太久,幾乎是每一兩年就會換掉一位,史帝夫有的是耐性,他不怕找不到房客。

 

 

於是又是好幾年過去了,這中間有不同的房客進進出出,他們就住在關著莉莉安娜的那間地下囚室的上方。五年過去了,讓人納悶的是,竟然還是沒有任何人曾經發現過任何的異樣。除了房客朋友的狗兒,經常會面露興奮的猛嗅著地面,然而人們還是未曾發現過有甚麼不尋常之處,只是後來史帝夫也不准任何人帶著狗進到屋子裡。

 

 

 

 

 IMG_0577

 

 

 

 

至於史帝夫的家人,他的妻子羅絲,或是住在「樓上的」其他的子女,他也同樣不准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踏進地下室裡。他的說法是,在地下室裡有高壓電或是複雜的電路系統,他不准許任何人到地下室去,以避免可能會發生的麻煩與危險。沒有例外,絕對不准,就是這樣。這已經是史帝夫最客氣的說法。重要的是,他的子女都明白,史帝夫打人向來都不是用手掌,而是他媽的用拳頭!

 

 

這個暴君就這樣安安穩穩的統治著他那兩個不同的家庭,一個在地底下,一個在地表上。地面上的不知道地底下的存在與苦難,而地底下的早已經不會對地面上的人再存有任何的期待。妻子羅絲不知道史帝夫到底常在那間神祕兮兮的地下室裡幹些甚麼事,她也不知道、或許她也不是真的很在意,到底在那間地下室裡,還剩下多少工程尚未完成。說到底,那些都是男人家的事,她也幫不上忙。羅絲也知道,就算她問了也沒用,因為史帝夫會用那嚴厲又冰冷的眼神,讓她自動地乖乖閉嘴。羅絲有時候會說,

 

 

「不然我端一杯咖啡到地下室給你」,

 

 

但是史帝夫總是嚴峻的拒絕了她的好意,他要羅絲別吵他,因為他需要專心工作。

 

 

羅絲怎麼可能有辦法去想像,她那個失蹤多年的女兒,其實是一直都在家裡面,只不過是在羅絲腳底下的世界裡。單純又善良的羅絲,又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心眼去懷疑,她的丈夫竟然是一個衣冠禽獸,就這樣殘忍的把自己的女兒,給活生生的關在那間根本不見天日的地下牢房裡,經年累月卻毫無一絲的憐憫。羅絲又如何能夠看到這樣的黑暗面,她那失蹤多年的女兒已經不再是一個荳蔻年華的少女,而是萬分無奈的、被迫成為她自己丈夫的第二個妻子,這是一個真正的悲劇。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六~變態的天才) 

暗夜哭聲(之七~被遺忘的少女) 

暗夜哭聲(之八~第二個囚犯) 

 

或是從這開始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