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886    

 

 

 

被遺忘的世界

 

 

不管如何,當凱薩琳大約一歲大的時候,莉莉安娜又再度懷孕了。認真的說起來,這是她在地下囚牢裡渡過的第五年,也是她的第二次懷孕。生命的運作是很殘酷又公平的,不管莉莉安娜多麼害怕再度懷孕,但是年紀輕輕的她,就像是一畝肥沃的田地,只要有農夫播種,就很容易的再度開花結果。

 

 

莉莉安娜第一次懷孕的時候,她才二十二歲,正值生物學上最佳的受孕年齡。她人生中最青春美麗的歲月,都被史帝夫斷送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牢裡。顯而易見的是,史帝夫似乎對於避孕這件事情是毫不在意。他當然不會幫莉莉安娜準備避孕藥,而且他根本也無意避免讓莉莉安娜再度懷孕。因此可憐的莉莉安娜還是逃脫不了命運的擺弄,必須再度面對一個寂寞又無助的懷孕週期。

 

 

人類應該是一種很能適應環境的動物。莉莉安娜早已經習慣這種如地鼠般的、沒有日照的地底下的生活。凱薩琳則是一個讓人既感動又很心疼的小女孩,她一直是安安靜靜的,從來不會哭鬧的吵著要出去,想要離開這個沉悶又無聊的黑暗巢穴。凱薩琳總是張著一雙大大的眼睛,很專心地看著母親的一舉一動,就像是一隻小小的貓頭鷹一樣。偶而她會抬起頭看看四周的一切,那個完全沒有四季變化的狹小空間。

 

 

凱薩琳是那麼的安靜,那當然是因為她還太年幼,但最主要的理由是,凱薩琳嚴重缺乏所有來自外在的刺激。她從來沒有見過地面上的世界,因此凱薩琳對於空間或者是時間的感受,以及對於光線與聲音的變化,她的反應無法跟正常的孩子一樣。人們亦無法將凱薩琳和正常的小孩子相比較,因為凱薩琳完全沒有一個正常的學習環境。她被迫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孤獨的長大。那些所有她在成長過程裡的的諸多缺乏,當然會影響到凱薩琳身心的正常發展。但是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她那瘦小的身體,似乎也對不尋常的地窖生活,出於本能的去習慣與適應了。

 

 

幾個月之後,莉莉安娜生下了第二個孩子,這是一個健康的男孩,她叫這個男孩馬庫斯。於是在這間狹小的地下室裡,現在一共住著三個人,三個被史帝夫給冷漠的囚禁在一個沒有任何人能夠想像的地下城堡裡。史帝夫是絕對不可能讓這兩個孩子回到真正的世界裡生活,那會毀了他的外在形象,更別說是還得面對法律的制裁了。於是這個變態的男人,他就像養著一窩天竺鼠似的養著這三個人。

 

 

 

 

 IMG_4426

 

 

 

 

史帝夫供應著地下母子三人的食物與衣服,當然都是僅夠溫飽而已,不可能談得上舒適。同時他也是如此的精打細算與苛刻,史帝夫大部分都是在超級市場裡買那些快要過期,或是不新鮮的折扣商品。地下室裡的子女的飲食標準,大概就只是填飽肚子而已。但是不要忘了,史帝夫還是會去度假玩樂的,他甚至還會去泰國度假好幾個禮拜。當然這大概也是個充滿性交易的、很狂野的一個假期!他完全忘了、也不擔心那三位被他禁錮在地下囚牢裡的無辜的子女,他是一個真正冷血的人。

 

 

做為兩個孩子的母親,莉莉安娜,她就像是一個隨時在準備過冬的松鼠,總是想盡辦法的,設法一點一滴的貯存各種食物。罐頭也好,乾糧也好,因為她永遠不知道,哪一天會不會再也沒有食物丟進來;或者說,會不會又是突然長達一個月,史帝夫都沒有踏進來這間被遺忘的地下牢房!當上帝跟惡魔都遺忘他們的時候,莉莉安娜又如何敢去奢望,也許會有人,突然代替史帝夫送食物下來呢?

 

 

這兩個小孩子就像兩隻爬蟲類動物一樣,光著腳丫子在地下秘室裡爬來爬去,有那種任其自生自滅的悲傷。平常的小孩子,在這樣的年紀,他們會開始去上幼稚園,然後是基礎小學,他們會去認識其他的小朋友,也會開始學習語言,在陽光底下歡笑的跑來跑去,有著完全不一樣的人生。然而在這樣一個地下密室裡,沒有學校,也沒有同學,這兩個可憐又無辜的孩子,完全沒有任何受教育的機會。在這個地底下,沒有老師,也沒有醫生,有的只是如無期徒刑一般的牢獄生活,只不過是多了一盞燈泡,還有一個抽水馬桶,一台很老舊的電視,加上其他零星的生活用品。

 

 

但是莉莉安娜真的盡力了,她試著教孩子說話,努力的讓這兩個可憐的孩子在這樣的環境裡存活下去。這裡沒有小兒科醫生,孩子們當然也沒有任何打預防針的機會。地下室裡經常會有老鼠出沒,天知道這兩個孩子居然還是能夠平安的長大。在潮濕陰暗的角落裡,免不了會有黴菌滋生,沒有光線,只有濕氣,那絕對不是一個安全的環境。

 

 

莉莉安娜跟小孩都很怕夏季到來,因為在夏天,整個地下室會變得很悶熱潮濕,地面上甚至還會滲出水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蒸氣房裡一樣。冬天雖然比較好一點,但是又常常無電可用。沒有電就沒有熱水可用,只能用冷水或是冰水擦擦身體和洗澡。地下室的水源也不乾淨,甚至可說是污濁的。

 

 

 

 

 IMG_7887

 

 

 

 

面對這樣的一種生活,如果不是憑藉著巨大的意志力,那真的會讓人常常忍不住想要自殺。一種非常沉悶、絕望、無趣又悲傷的日子,一種讓人痛苦的惡性循環。一天過一天,一年又一年,但是只有老天才知道,她跟孩子們到底得過這樣的日子過到哪個時候?這一切到底有沒有結束的一天?這樣的日子,到底有沒有一個盡頭?

 

 

沒有任何人能夠了解,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他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史帝夫當然不是真的那麼愛小孩,可是他又像是憑著最原始的衝動,不斷的讓他的妻子、還有莉莉安娜一再的懷孕生子。那就像是一種動物的本能與欲望,想要不斷的繁殖自己的後代,進而壯大自己的部落。

 

 

他在地面上的家庭,那個合法的家庭裡,他跟羅絲一共生育了七個子女。而在那個地底下的亂倫家庭裡,顯然兩個小孩還不能滿足他的慾望。或許在史帝夫的腦袋裡,根本沒有正常人的思考方式與邏輯。他根本不在乎那些子女們的成長需求或是福祉,他純粹只是像動物一樣,本能的讓配偶繁衍後代而已。

 

 

人們永遠不知道,老天的安排到底有甚麼道理,因為像史帝夫這樣的一個人,他似乎真的是一個幸運的傢伙。他一直能夠安全地游走於道德與法律之外,可是卻又彷彿如同身懷免死金牌一樣,可以任他毫無忌憚的肆意妄為。他的外表永遠保持著那麼光鮮亮麗的紳士打扮,還是一樣能夠瀟灑自在的去那些他常去的酒館或是舞廳。他會用親切的笑臉迎人,兩隻眼睛追著漂亮的女人不放。

 

 

有時候在街上,史帝夫會碰到那些街坊鄰居或是熟人,他會跟人們寒暄聊天。當人們問起他那個失蹤的女兒,史帝夫會哀嘆邪教的可怕,指責邪惡的密教組織誘拐了他天真的女兒。當然他也會感嘆父母真是難為,因為莉莉安娜是如此的任性妄為。於是對方會開始安慰史帝夫,就好像他真的是那個滿懷擔憂的父親,那個心裡總是懸念著失蹤女兒的父親。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七~被遺忘的少女) 

暗夜哭聲(之八~第二個囚犯) 

暗夜哭聲(之九~早衰的青春) 

 

或者從這開始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