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202    

 

 

 

十二被遺棄的嬰兒

 

 

 

史帝夫是個沒有良知的人,可是他也是一個聰明的變態,他是那種集狂亂與務實兩種特質於一身的怪胎。他冷眼看著這間不到六十平方公尺的地下密室,空間高度不到一米七,想要長久塞進去眼前這四個人,或許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小孩是件不可能的事。畢竟這些孩子也不是下水道裡的老鼠,可以互相重疊的踏在彼此身上生存。

 

 

除了莉莉安娜之外,眼前這三個小孩確實都還很小,可是他們會不斷的長高跟長大。就說馬庫斯吧,天知道這小孩到底最後會長到多高?史帝夫自己可不矮!因此史帝夫開始在心中盤算,或許他應該要把一個小孩帶離這個地下王國。這樣一來,他的耳根子也能清靜一點,不會再聽到一堆小孩子的鬼哭神號。

 

 

所以他打定了主意,想要帶走最幼小的莉莎,她才剛出生幾個月,還不會講話,也不會對地下室裡有任何深刻的記憶。把小莉莎弄到樓上去,基本上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風險。但是小莉莎可不是一隻狗,她是一個小嬰孩,法律上是一個人,這可不是隨便任由史帝夫把莉莎抱到樓上的世界,就可以解決的容易事兒。史帝夫必須事先想出一個既合情又合理的說詞,他必須編造一個沒有破綻的故事,這樣才能夠堵住人們好奇的嘴,還有應付那個文明世界裡的法律條文與相關單位。

 

 

狡詐的史帝夫很快就知道他應該要怎麼做。他命令莉莉安娜親筆寫下這封信,信上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爸媽:

 

 

你們一定很擔心我,這麼久以來,我都沒跟你們連絡。如今突然寫了這封信,又託付給你們這個小嬰孩。我一切都還好,但是我的狀況實在不允許我帶著這個孩子。小莉莎我親自哺乳六個月了,她現在也能用奶瓶餵奶,或是用湯匙餵她吃東西。請你們務必幫我照顧這個孩子,拜託你們了。

 

莉莉安娜」

 

 

 

 

 IMG_3977

 

 

 

 

 

就在幾天後的一個清晨,天還沒有全亮,那是一個有濃霧的日子。這封莉莉安娜的親筆信,就這樣跟著六個月大的小莉莎,出現在史帝夫那個真實世界裡的家門口。小莉莎被人放在史帝夫家門口的台階上,按照史帝夫的說法,他是在一大早聽到了小莉莎的哭聲,於是他打開了大門,突然看到了這個被人放在他家門口前的嬰孩。

 

 

夫妻倆看著在清晨裡不斷嚎淘大哭的小女嬰,清晨露寒,羅絲趕緊把孩子抱進房間裡。在那個裝著莉莎的籃子裡,史帝夫發現一封信。他讓羅絲把信打開,夫妻兩人一起看著那封莉莉安娜所寫的信。羅絲看著這封信時,她頻頻拭淚,忍不住的悲嘆,自己的女兒竟然是如此的忍心,這麼多年她都沒能見到這個女兒一面,然而她就這樣將自己的孩子給丟在父母的家門口,連一句話都不肯當面跟他們說,就這樣把孩子丟下,不聲不響的轉身離開。

 

 

接著史帝夫就跟羅絲帶著嬰孩莉莎,還有那封莉莉安娜的親筆信,來到了警察局。可想而知的是,這個明顯看起來是被自己親生母親所狠心遺棄的小女娃,自然就是交由小女娃的慈祥的祖父母照顧。在做完筆錄,辦好所有程序之後,於是羅絲又抱著小莉莎,跟著史帝夫默默的回家了。

 

 

小莉莎不會說話,但是她會對著羅絲很天真的微笑著,就像是一個開心的小天使一樣。因為從某個角度來說,小莉莎自由了,她真的從那個秘密的地下囚牢裡幸運逃脫,她是如此的幸運,從此莉莎會有一個完全不同於莉莉安娜、凱薩琳、或是馬庫斯的人生。羅絲常常看著小莉莎的眼睛嘆息,這孩子的眼睛好美,那神情像極了失蹤多年的莉莉安娜。可是莉莉安娜,這個狠心的孩子啊,她到底是在哪裡呢?

 

 

史帝夫就這樣霸道的,獨自的將還在襁褓中的小莉莎,硬生生的從莉莉安娜的懷裡搶走,事先沒有任何的商量,也沒有任何的預警,這就是他的作風。史帝夫一向就是這樣冷酷與獨斷,就像是這個世界裡的所有其他人都是次等公民,任由他安排,任由他去決定那些次等人類的命運。

 

 

 

再多的哭泣也喚不回小莉莎的身影,這是一個真正的生離,也許就是死別了。雖然在這對母女之間,其實只不過是隔著一層地面,或是你可以說,兩層樓房的高度。但是莉莉安娜知道,她今生今世恐怕再也沒有機會看到小莉莎的臉,或是再抱抱她那個小小又溫暖的身體。

 

 

 

 

 IMG_3982

 

 

 

 

 

但是莉莉安娜也知道,史帝夫這樣的一個決定,對於小莉莎來說,毫無疑問的,對這個尚且不知世事的小女嬰而言,已經是一個莫大的恩惠了。莉莎自由了,她可以像其他的孩子一樣,雙腳踩在綠草如茵的草地上,盡情地奔跑在陽光底下,跟著其他孩子在公園裡玩耍,她甚至還可以去上學,去接受教育。而這樣的一切,對於將永遠被困在地牢裡的凱薩琳、或是三歲的馬庫斯而言,那簡直就像是跟登陸月球一樣的遙不可及。

 

 

分離是傷痛的,但是這樣的分離,卻讓莉莉安娜悲苦的心靈,有著無法言喻的慶幸。因為那是真正出自於愛,沒有任何企圖去佔有一個人的愛。那樣的愛是偉大又無私的,可是在這個世間也不見得有許多人能夠做得到。莉莉安娜努力地停止對小莉莎的想念,因為她是真的希望,小莉莎能夠在一個比較正常的環境裡長大,不管她是不是同樣得跟著史帝夫一起生活,但是最起碼,小莉莎能夠有一個比較好的未來。

 

 

莉莉安娜的心裡當然會覺得很遺憾,小莉莎在成長的過程裡,從此將永遠的少了一個母親。可是莉莉安娜很確定,像她過著這樣悲慘的日子,小莉莎真的不需要去經歷它。因為這些事實太醜陋了,那樣的醜陋,就算是站在死亡面前都毫不遜色。死亡對於莉莉安娜來說,已經變成是一種奢侈,如果可以,她不會有任何的猶豫,一定會立刻選擇死亡。問題是因為還有對另外兩個小孩的牽掛,這讓她連自己的死亡也是身不由己。

 

 

她的父親,史帝夫,無疑是一個感情世界裡的文盲或者是野蠻人,史帝夫根本不懂得甚麼是愛。在史帝夫那野蠻又變態的感情世界裡,愛是不存在的,純粹只是一種征服,是強暴的性,佔有的性,奴役的性,折磨的性。莉莉安娜甚至不知道,為什麼史帝夫總是在那一千多次的強暴中,特別喜歡用他粗糙巨大的手,強掩住她的口鼻,好幾次她都快因為沒有辦法呼吸而死去。史帝夫會鞭打她,嚙咬她,連續好幾個鐘頭都不肯罷休,那是性的凌遲,性的虐待,這一切的一切,每幾天就會重複一遍。

 

 

莉莉安娜問過自己,是否父親也是這樣對待母親羅絲呢?莉莉安娜根本無法去想像。她認為史帝夫是不敢這樣對待母親的,因為史帝夫太虛偽了,他必須維持另外一種面貌,或是另外一種形象。而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對史帝夫來說,地底下跟地面上的兩個世界,他是分的清清楚楚,絕對不會弄亂或是混淆。在地表上,他是一個正人君子,一個成功的生意人,也是一個有威嚴的父親,而這些形象正是他引以為傲的保護色。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九~早衰的青春) 

暗夜哭聲(之十~被遺忘的世界) 

暗夜哭聲(之十一~命運的捉弄) 

 

或是從這兒開始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