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479

 

 

 

十八、生死邊緣

 

 

 

最近史帝夫常常在心裡做過好幾次的沙盤推演,努力地想好一些比較有說服力的理由,史帝夫真的在考慮著,也許是時候了,該是想辦法讓地底下的這四個孩子重見天日的時刻了。他心裡想過,以他在這個家裡的權威,和他一貫的強硬態度,就算史是帝夫只是說,

 

 

「莉莉安娜在這裡,她回家了。」

 

 

就這短短兩句話,史帝夫也很自信,不會有其他人敢說第二句話。不管這中間已經有了二十多年的落差,也不管莉莉安娜身邊還拖著三個孩子,因為就算是莉莉安娜,她自己也不會傻到放棄已經等候多年的自由。

 

 

但是這一切都還只是史帝夫深藏在心裡的想法,這個老人對於外界的狀況還是沒有很完全的把握。史帝夫還在拖著,他還在琢磨著一個恰當的時間點,或者說,當那樣的決心真的終於到來的時候。但是此刻在他眼前橫躺著的,是那個又昏倒在地上,再度失去意識的凱薩琳。莉莉安娜哭泣的哀求著史帝夫,求他趕緊送凱薩琳去醫院。史帝夫看著氣息越來越微弱的凱薩琳,然後他抬頭看到的是另外兩個小孩驚恐萬分的臉孔,這一切逼著史帝夫得趕緊做出一個決定。也終於就在此刻,史帝夫真的叫了救護車。

 

 

那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失去意識的凱薩琳,第一次離開這間關著她十九年的地下室。這也是第一次,這個可憐的女孩頭一次呼吸到外界的新鮮空氣。然而讓人心痛萬分的是,凱薩琳對於這一切卻毫無意識,因為她陷入昏迷,面對的是生或死的關頭。

 

 

凱薩琳躺在醫院的急診室裡,鮮血不斷地從她的嘴角裡流出來,那是因為凱薩琳在嚴重抽筋的過程中,不由自主的、一再地咬傷了自己的舌頭所造成的。凱薩琳此刻處在嚴重的狀態,這已經造成她體內嚴重的缺氧,也隨時會讓凱薩琳面對器官衰竭的危險。

 

 

 

 

 IMG_2541

 

 

 

 

救護人員對急診室的主任描述是,當他們把凱薩琳搬進救護車時,在她身邊只有放著一個阿斯匹靈的藥片包裝盒,另外就是一瓶普通的感冒糖漿。對於這位急診室的主任來說,凱薩琳在臨床上所呈現的症狀,看起來有很多種的可能性,有可能是中毒或者是藥物過敏,或者是其他罕見的急病。但是在這個節骨眼,現場的醫護人員都無法確定凱薩琳正確的病因,因為可想而知的是,關於凱薩琳過去的病史是一片空白。這個面臨生命危險的年輕女孩,在過去的十九年裡,竟然完全沒有任何的就診紀錄、或是足以參考的相關資料。

 

 

這位醫生也不知道凱薩琳的真實年齡,但是凱薩琳的外表,看起來同樣是讓人驚駭萬分。她的一口牙幾乎全部都掉光了,她全身是那種完全沒有任何血色的皮膚,蒼白的就跟死人一樣。急診室主任所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當機立斷把凱薩琳馬上轉進加護病房,接上人工呼吸器,馬上洗腎,並且以藥物讓凱薩琳持續保持在深度睡眠的狀態中。

 

 

當凱薩琳被醫生緊急轉進加護病房之後,史帝夫也出現在這間醫院裡。他告訴醫生,他是凱薩琳的祖父。史帝夫對於醫生的許多問題都無法回答,因為史帝夫解釋說,凱薩琳是當天早上被他在家門口前發現的。當時在凱薩琳身邊還有一封信,這封信是莉莉安娜寫的。信裡寫的是,凱薩琳之前從來沒有到過醫院,因此她非常的害怕陌生的環境。凱薩琳所唯一認識的人,則是她的祖父,史帝夫。

 

 

史帝夫接著告訴醫生說,莉莉安娜是他的女兒,很多年前因為她個人的宗教狂熱,長期沉迷於某個神祕的邪教組織。他懷疑這個可怕的宗教組織同時也運用了不法的手段,控制信徒們的自由與活動,所以過去這二十多年來,他的女兒從未有機會跟家人見過面,就連史帝夫自己以前也從沒見過凱薩琳。聽到史帝夫這樣的說法,這位急診室主任越聽越覺得疑竇叢生,他感覺到這個狀況非常的奇怪與荒謬,也覺得他眼前這個老人的說詞總是有些不太合邏輯。

 

 

這位負責急救凱薩琳的醫生告訴史帝夫,凱薩琳此刻有嚴重的生命危險,因為在她身上所出現的臨床症狀非常的罕見,同時也很複雜。他翻遍許多的資料與檔案,竟然也找不到類似的案例。因此無論如何,醫生一定要跟病人的母親親自面談,因為他必須更進一步去瞭解,有關於凱薩琳的過去病史。如果莉莉安娜還是不肯出面,那麼醫院會考慮報警,請求警方幫忙協尋莉莉安娜。如果就連警方也找不到莉莉安娜,那麼醫院最後會透過當地所有的電視與廣播,幫忙播出關於凱薩琳病危的消息。或許莉莉安娜會因為看到電視、或者聽到廣播後,自己會主動到醫院跟醫生面談。

 

 

 

 

 IMG_3197

 

 

 

 

在這個當下,史帝夫雖然他在表面上裝得很鎮靜,但是他的心裡很緊張。這個七十歲的老人,雖然在他打電話叫救護車之前,就已經預期到可能會發生的風險,但是一旦真的面臨到這樣的狀況,他的心裡還是感到非常恐慌。史帝夫這一輩子做過了那麼的壞事,在他犯下那麼多的罪惡之後,面對著凱薩琳接近死亡的狀況,他終究還是做了一件正確的事,不管這個決定會不會讓史帝夫所有的罪惡都將東窗事發。

 

 

凱薩琳還是持續的處在昏迷狀態,生與死的界限,這個病危的少女隨時都會跨過,然而一切也由不得她自己。就跟從前一樣,警方仍然找不到莉莉安娜。醫生只能盡力去維持住凱薩琳的生命跡象,但是卻沒有辦法進一步治療凱薩琳身上那個謎團一般的病症。莉莉安娜一直都被關在地下室裡,但是她看到了當地電視上的協尋報導,也聽到了協尋廣播。莉莉安娜當然知道,凱薩琳正面臨著生命危險,她知道她隨時都會失去凱薩琳。莉莉安娜知道,史帝夫也知道。

 

 

莉莉安娜告訴史帝夫,她必須去醫院,她一定要去看看凱薩琳!她必須跟凱薩琳的醫生面談,她必須去!莉莉安娜跟史帝夫保證,她只會說那些有關於凱薩琳生病的事,其他的一切,她絕對不會多說。莉莉安娜哀求著史帝夫,她連眼淚都已經流乾了,只能用紅腫哀淒的雙眼,一直苦求著史帝夫相信她,讓她去一次醫院,一次就好,讓她告訴醫生所有醫院必須知道的資料。

 

 

經過一個禮拜之後,史帝夫終於願意讓步了。在那個晚上,他終於打開了地下密室的鐵門,那一扇囚禁著莉莉安娜超過二十四年的鐵門。這個已經日漸衰老的暴君,終於還是帶著莉莉安娜去了醫院。

 

 

已經是一頭白髮的莉莉安娜,就這樣像鬼魂似的出現在醫院的大廳裡。莉莉安娜她那不尋常的外表,讓人感覺到的是一種巨大的荒蕪。她才四十二歲,可是在大部分的世人眼裡,她看起來恐怕比她的母親羅絲還要蒼老,如同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婦人。無助又惶恐的她,獨自站在醫院的大廳裡,她已經有二十四年沒有跟地面上的人交談過,此刻的她,覺得自己是一個怪物,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應該往哪裡放,或者是她應該哪一個方向走。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十五、一撮骨灰) 

暗夜哭聲(之十六、幫兇) 

暗夜哭聲(之十七、垂死的天使) 

 

或是從這開始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