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705      

 

 

影像週記

 

 

二十四、急診室

 

 

這幾天要說心情好嗎,不太可能。我也沒想過,才不過兩個月,我又得陪著老德踏進急診室。老德最近肯定犯病符,健康狀況常出狀況,而且都挑禮拜六。兩次掛急診都是在禮拜六的一大早,這真是讓我覺得很無言的巧合啊。

 

 

 

 IMG_6114

 

 

 

禮拜六早上他又出現尿中帶血的狀況,只是這一次是那種讓人看得怵目驚心的血塊。看到這個狀況我根本不敢拖。因為我知道不管是他的膀胱、攝護線還是腎臟發炎,接下來的病程都會發展得很快,那是完全無法忍到禮拜一才去就診的。

 

 

我直接就跟他說,我們還是去掛急診吧,上一次一折騰下來,他整整瘦了六公斤。這一次若我們又是警覺性太低的話,誰知道還會出現哪些狀況。老德心裡應該是很怕,老實講,兩個月不到的時間裡,再次看到出血的狀況,要想輕鬆以對,那真的不太可能,就算神經在大條的人也是一樣吧。看他還在東摸西摸的,就是慢吞吞的在拖時間不想去醫院,我忍不住凶了起來,催他動作快一點,雖然其實我心裡也很忐忑。在關上大門的時候,老德憂慮的說,他希望他今晚可以回家,不必住院。

 

 

 

 IMG_6035

 

 

 

對於急診室的感覺,總是會勾起我心裡許多的回憶,那大多都是跟著父母有關的,不管是他的父母,還是我的爸媽。只能說這幾年,生死之事都已經不是什麼陌生的事了,而這一切說到底,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一種不得不面對的必然。

 

 

太多次了,那些過往的記憶有如無邊際的黑洞,總是躲在一旁陰險地窺伺著我,想要將我拖入那無邊的黑暗中。一種彷彿有如自己置身在未知的黑暗裡,裡頭什麼聲音與光線都沒有,就連自己的重量也感覺不到的一種抽象空間。有些時候我會想,如果我多少還算堅強的話,那應該是因為已經經歷過不少的事情了。人們似乎只有在經歷過苦痛,才會知道健康與平安原來是多奢侈的一件事,也只有在面對失去的時候,才會明白,當初任性的揮霍原來是一種巨大的幸福,就算那樣的任性的本質是如此的愚蠢。

 

 

 

 IMG_6324

 

 

 

其實我也不太會去胡思亂想了,上網查了很多資料,想東想西也沒什麼大幫助。這一次急診室的人亦不敢輕忽,立刻安排驗尿與照超音波,這樣的速度在德國醫療系統裡算是很快了,不然通常總是讓人會有那種等到天荒地老的感覺。當初在六月份的急診後,老德也嘗試預約癌症篩選的門診,結果還得排隊排到11月咧。

 

 

回想起這兩個月,看他的健康狀況總是不夠穩定,別說他會瘦,就連我自己也被他嚇到跟著瘦。雖然說我們都夠胖,很有本錢給它瘦下去,但是我還是寧願選擇心寬體胖的逍遙自在,我的衣服尺寸停留在8號就好,不必努力地去擠進6號。然而心裡深處還是擔憂的,只是轉念想想,我又何必自己嚇自己?不會出現的你想要它出現也不可能,該出現的想要擺脫亦是沒辦法。

 

 

 

 IMG_6587

 

 

 

我跟老德說,害怕也沒用,就聽醫生的建議,把那些該做的檢查設法提早做吧。擔憂一定是難免,但是我們也不必杞人憂天的,因為也是於事無補啊。若是真的抽到頭彩,早發現總比晚發現好,不是嗎?

 

 

牽著他的手,我們離開了醫院大樓,外頭陽光燦爛,瞬間就將醫院裡的寒涼給隔絕在身後。一個老太太從我們身邊經過,眼裡含著微笑著看著我們走過。年老確實是一件很討厭的事,感覺上病痛總是會跟著多了起來,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能夠面對年老,又何嘗又不是一種幸運。

 

 

 

 IMG_5450

 

 

 

心裡常常想的是,如果沒有了明天,如果知道,自己沒有那個機會去面對年老,那真的會比較幸福嗎?其實我並不是很確定。就像當初我看著自己的母親,她沒那樣的機會走向老年的心情是一樣的。有很多時候,我們沒辦法跟命運講道理,關於人生,它永遠是無法預測的,我們只能儘量做個聰明的賭徒,莊家則是老天爺。至於運氣?嗯,我會說,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就是那句話吧,「車到山頭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Cross the bridge when coming to it!

 

 

到時就見招拆招吧。

 

 

 

下面這首歌,是由一位年輕的挪威歌手所演唱,聲音美的空靈,與你共享。

 

 

Aurora –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Official Video)與狼同行

 

 

 

 

 

Go row the boat to safer grounds   划船去更安全的地方吧

But don't you know we're stronger now   難道你不知道,我們現在要更堅強

My heart still beats and my skin still feels 我的心仍在跳動,我的皮膚仍有感覺

My lungs still breathe, my mind still fears   我依舊能夠呼吸,我的心仍然恐懼

 

But we're running out of time  但是,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Oh, the echoes in my mind cry  迴聲在我心中哭泣

 

There's blood on your lies   你的謊言裡淌著鮮血

The sky's open wide   敞開的天際

There is nowhere for you to hide    令你無處可藏

The hunter's moon is shining   獵人之月閃著寒光

 

I'm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tonight  我在今晚與狼共行

I'm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我跟著狼一起奔跑

I'm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tonight    我在今晚與狼共行

I'm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我跟著狼一起奔跑

I'm running with the   奔跑

 

Trick or treat, what would it be?   是詭計還是面對,那會是什麼?

I walk alone, I'm everything    我獨行,我就是一切

My ears can hear and my mouth can speak   我仍舊聽著,口裡還說著話語

My spirit talks, I know my soul believes     我的心低語著,我的靈魂讓我相信

 

I can't be dreaming    我不能繼續做夢

The night deceives us   當夜晚欺騙我們

A million voices inside my dream   我的夢裡充斥著一百萬種聲音

My heart is left so incomplete    我的心是如此的不完整

 

 

延伸閱讀:

 

影像週記(二十三、有沒有禮貌) 

影像週記(十九、終於回來了) 

莫的2013影像誌(之六、June,2013六月繁花) 

荷蘭采風(之一、鬱金香的世界,庫肯霍夫花園,Keukenhof) 

山區筆記(之二、走在湖水岸,Hintersee辛特湖與Zauberwald魔法森林)  

阿莫的異想世界(六、傷感情的人氣數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