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357       

 

 

 

影像週記

 

 

二十九、別吵了

 

 

如果你問我,這幾天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麼?我會說,我很想走進一間廟裡或是佛寺裡,誠心點燃一炷香,或者只是穿梭在佛寺大殿之間。那不是因為我有多強烈的宗教信仰,而是一種單純的想念或需要吧。或者說,我覺得那是一種潛意識的渴望,想要讓自己置身在一個虔誠的空間裡,試圖尋求一種內在的平靜。

 

 

 

 IMG_4478

 

 

 

但是我沒辦法這麼做,因為我的四周只有天主教堂。有時候我也會走進教堂裡,坐在教堂裡的長凳上,然後走到聖母瑪利亞的雕像前,或者是其他不知名的聖者跟前,點燃一根蠟燭,然後轉身離開教堂。與信仰無關,彷彿遊走在不同的時空之間,一個信仰的流浪者。

 

 

生活裡怎麼可能會沒有壓力呢?許多壓力是無所不在,以不同的形式偷偷的滲入內心裡。抗壓是一種需要每天練習的功課,就像是正確的呼吸吐氣一樣,確實是需要練習的。

 

 

 

 IMG_2329

 

 

 

最近老德的情緒不算穩,讓我懷疑這個老男人是否進入了更年期?兩人的對話常常會擦槍走火,接著怒氣就是烽火燎原般的鋪展開來。常常在我的想像中,我覺得自己像是在跟豪豬對話,一不小心就被刺得滿頭包,而且還是被刺的莫名其妙。

 

 

哪個夫妻不吵架?假如我的德文會說的很流暢,那絕對是跟老德吵架後的附加價值,練出來的。越吵越流利,什麼主題都能吵,從臉書吵到難民政策,從種族主義吵到自我價值,是真的大吵,什麼都能吵,吵到我會想,人跟豪豬是不同的,雖然同樣都是哺乳類動物。

 

 

 

 IMG_4301

 

 

 

其實都是壓力造成的。老德原來心裡有壓力。個性很天蠍的他,遇到真正恐懼的事情不會說出來,而是放在內心裡默默地發酵,自己一個人在那胡思亂想的恐懼著。但是我不知道,因為他沒說,而我不會去瞎猜,我不是一個會跟前跟後拼命問為什麼的人。

 

 

昨晚辛辛苦苦弄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德式燒牛肉佐辣根白醬,這可是功夫菜,文火慢燉,沒兩個小時做不出來。這傢伙坐在餐桌前,給我的感覺不太對勁,他像是酒醉了,引起我的高度懷疑。或者他真的只是疲倦?當時才晚上不到七點。我問他是否喝了酒?我指的不是啤酒的淡酒。他說沒有,然後又是一陣擦槍走火,眼前豪豬再現,我又覺得全身瞬間被扎滿了豪豬刺。火大,撂下狠話,不想再跟動物般對話的雞同鴨講,打算包袱款款,祖媽我走人。

 

 

 

 IMG_6903

 

 

 

已經是晚上11點,兩人之間仍是劍拔弩張的戰況。坐在餐桌前的老德突然說他很怕,很怕又得進醫院,眼淚劈哩啪啦開始往下掉。上個月的血液檢查報告上說他的紅血球偏低,所以他前天再度抽血檢查。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裡,他什麼都沒講,恐懼就這樣放在心裡。

 

 

直到那個時刻,我才知道這傢伙的陰陽怪氣原是其來有自。我不是那種盲目的樂觀主義者,但是也絕對不是那種自己總是嚇自己的恐病患者。雖然說這年頭什麼死人骨頭的病或是恐懼都是事出有因,機率很高,不會只是捕風捉影,這一點我其實很清楚。

 

 

 

 IMG_5181

 

 

 

我跟老德說,你心裡有恐懼真的要說出來,而不是放在心裡。你說出來,我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又不會因為你生病而離開你,再說,你到底是打算花時間在去思考如何享受生活,還是寧願花很多的時間去想像自己到底可能有哪些毛病?也許吧,過去幾個月你確實是病痛很多,但不表示狀況一定就很爛。恐懼必須說出來,不說出來變成一種壓力,對自己的健康不會比較好。

 

 

那我自己的恐懼呢?老祖宗告訴我,船頭橋頭自然直,想太多其實沒什麼用。我把我的恐懼灑入空中,想像自己在媽祖面前焚香祝禱。我的恐懼裝裝也有一卡車,真正是心事誰人知。我將心事清點載好,想像自己是開著這台卡車到達斷崖邊。我人下車,再讓那台卡車自己往前開,然後看著卡車掉入深谷,心裡感到無比痛快。本來就該這樣,恐懼不必總帶在身上跟著走,想像力可以放在別的地方。我告訴自己,就這樣吧,該怎樣就怎樣吧,但願我真的命好,命好不怕運來磨啦,努力自我安慰中

 

 

 

 

聽聽歌,這首歌挺貼近我此刻心情的,一切順其自然吧

 

 

 

 

Silbermond - Irgendwas bleibt 

 

 

 

   

 

 

Sag mir, dass dieser Ort hier sicher ist   告訴我,這個地方是安全的

und alles Gute steht hier still.   這裡的一切依舊美好

Und dass das Wort, das du mir heute gibst,   你今天向我承諾的話語

morgen noch genauso gilt.  到了明天依舊不變

 

Diese Welt ist schnell   世界是如此匆忙

und hat verlernt beständig zu sein.   而那些過往不變的事物也終將被遺忘

Denn Versuchungen setzen ihre Frist.   因為誘惑已然設下了期限

Doch bitte schwor, dass wenn ich wieder komme,  

請向我承諾,當我再回來的時候

alles noch beim Alten ist.   一切依舊如往昔

 

Gib mir ein kleines bisschen Sicherheit  給我一點安全感吧

in einer Welt in der nichts sicher scheint.   在這個看起來毫不安全的世界裡

Gib mir in dieser schweren Zeit irgendwas das bleibt.

讓我保有些許的永恆,在這樣艱難的時間裡

 

Gib mir einfach nur ein bisschen Halt.   讓我就喘息片刻吧

Und wieg mich einfach nur in Sicherheit.  讓我能被安全感圍繞著

Hol mich aus dieser schnellen Zeit.   帶我離開這樣快速變遷的時代

 Nimm mir ein bisschen Geschwindigkeit.   為我放慢些腳步

 Gib mir was.. irgendwas, das bleibt.   給我些許的永恆

 

Auch wenn die Welt den Verstand verliert,  即使這世界失去了理智 

das  hier bleibt unberührt.   然而這裡純真依舊

Nichts passiert ..   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延伸閱讀:

 

影像週記(十六、非誠勿擾) 

莫的2013影像誌(之八、August,2013,相信愛情) 

山區筆記(之一、小鎮Ramsau) 

生活裡的小確幸(之九、關於花園 ) 

阿莫的異想世界(之五、0與1的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