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61    

 

 

 

四、斷線的風箏

 

 

 

每天都會有新的面孔出現在這樣的一個大城市裡。就好像是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有許多逃家的青少年,他們逃出家裡,把自己放逐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城市裡。那些所謂的問題青少年,數目多到如同過江之鯽一樣,數都數不完。冷漠的現實是,如果這些叛逆的當事人不肯說出自己逃家的真相,誰又有會有那麼多的閒工夫跟時間,去管這些死小孩的問題?反正抓都抓不完,管也管不完,這些逃家的小孩還是會不斷的逃家,不管白天還是晚上,他們才不會累。

 

 

所以諷刺的是,在莉莉安娜這樣幾次逃家的過程裡,那些相關部門與單位都沒有發現過任何的異狀。在那些所謂有關部門的人員眼中,莉莉安娜的父母親就跟天底下其他的父母親一樣的正常。他們沒有找到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也找不到任何的證據,足以證明史帝夫和羅絲對於這個孩子有任何不當的教養之處。於是莉莉安娜就像是一隻驚慌失措的小白兔,被史帝夫一再地拎著耳朵,順利的帶回家裡去。有關莉莉安娜的檔案,相關人員也將以結案,她的書面檔案被存放在某一個櫃子的某一個角落裡,同時也變成千上萬的電腦檔案中的一個號碼,沒有人會再去查閱。

 

 

當莉莉安娜就這樣獨自一人,漫無目標地在走在維也納的街頭,她聽著北風從耳邊淒厲地呼嘯吹過,也看著樹枝上最後的一片落葉被風吹落,感覺到這個世界似乎早就將她給遺忘了。她經過了市區廣場,穿過了幾個不同的公園,才十五歲的她,竟然已經有了那種極度厭世的念頭。她活著幹甚麼呢?這個世界到底有什麼值得她去留戀的?人群熙熙攘攘的從她身邊歡笑的經過,莉莉安娜不明白,她甚至很想放聲尖叫,為什麼自己得如此恐懼而且辛苦的掙扎著。不公平!真的太不公平了!

 

 

有時候,她會看到一些吸毒吸到神智昏迷的人,歪歪斜斜的如同垃圾一樣的傾倒在路邊。那些路過的人,沒有人會多看他們一眼,在世人的眼中,他們確實就跟垃圾一樣,連看一眼都嫌多餘。這是多麼冷漠的世界啊!全身發臭的流浪漢正在努力地翻找著垃圾桶,想要找些空瓶子或是錫罐來換些零錢。也許他是想再買一瓶酒來喝,再度自我麻醉一次,這樣的畫面一再地重演著。

 

 

她覺得絕望,徹頭徹尾的絕望,不應該是這樣子的,她才十五歲啊!十五歲的莉莉安娜卻已經明白了,甚麼叫做絕望。她沒有地方可以跑,這個世界這麼大,卻沒有一個地方,一個能夠讓她沒有恐懼的生活的角落。她膽子太小,甚至是太善良,也沒有墮落的天分。她的父親毀了她,毀了她的一生,她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那個應該要有愛與信任的世界,她只是想死。

 

 

 

 

 IMG_1381

 

 

 

 

當警察一次又一次的把莉莉安娜帶離街頭,他們也許會帶她到同樣的、或是不同的安置之家住上幾天,或是讓她度過幾週。莉莉安娜總是裡面那一群問題青少年中,那個最沉默的孩子。人們會看到莉莉安娜的母親,也許也會看到那個叫做史帝夫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把他們的女兒帶回家去。只是不管人們怎麼問她,莉莉安娜還是一句話都不肯說。她偶爾會想念母親,但是這樣的心情只會讓她覺得更孤單。她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選中她?為什麼她的父親會這樣子對待她?她好恨自己,為什麼自己不是一個男孩子?

 

 

莉莉安娜沒有那個勇氣講出自己的遭遇,因為她覺得丟臉。她已經十五歲了,知道性是怎麼一回事,她當然明白,她的父親對她的所作所為,是多可怕與齷齪的一件事。她想說卻說不出口,好幾次那些話語總是已經躺在她的舌尖上,卻又被她苦澀地硬吞回去。她不想傷害到母親,也不願意讓外面所有的人對她或是家人指指點點,她不想要變成社會版上頭的一個新聞,她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還有那些根本於事無補的同情。她天真的以為,只要她自己能夠忍耐到十八歲,只要等到她成年,她一定會立刻找個地方搬出去,一刻也不願意多停留。

 

 

時間也許是最好的武器,莉莉安娜已經不再是那個能夠任由史帝夫擺佈的十一歲的孩子,洋娃娃開始會反叛。她變得更高挑也更女性,但是也更有力氣。史帝夫不可能去冒險,讓人知道他的秘密與他的罪惡,他不得不收斂一些,心不甘情不願的忍著那些如火焚身般的慾望。他變得更小心也更陰險,簡直就像是躲在黑暗角落的一隻眼鏡蛇。他冷眼地看著莉莉安娜的反叛與出走,史帝夫的心裡還是有他自己殘忍的盤算。

 

 

史帝夫跟他的妻子羅絲,他們倆人的性生活可以說是越來越少,主要的原因是,羅絲不能滿足他那些變態與怪異的性需求。羅絲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跟大部分的女人一樣,禁不起歲月與生活的摧殘,她已經老了,也不再美麗。歲月早就爬上了羅絲的臉龐,穿鑿出一條又一條的溝渠。生養了七個子女的她,身材已然走樣,面對自己那樣鬆垮不堪的身材,她卻也無能為力。

 

 

對於這樣的狀況,史帝夫選擇了別的管道去滿足他強烈的性需求。天真的羅絲以為,也許因為都是老夫老妻了,兩人在這方面也就越來越冷淡,因此她的丈夫也沒有太多的需求。羅絲怎麼可能會知道,她所以為的相安無事的背後,竟然會藏著那麼多的不堪與謊言?羅絲以為,史帝夫跟她一樣都老了,所以性慾也都相對地減少。她不了解她的枕邊人,竟然會是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怪獸。史帝夫不能對莉莉安娜下手的時候,他就必須往外找,於是他開始去妓院,那裡面充斥著許多青春美麗的肉體,多多少少能夠稍稍緩解他旺盛的需要。

 

 

 

 

 IMG_1418

 

 

 

 

與此同時,他也把他旺盛的精力,都發揮在整修住宅上。史帝夫是個天生巧匠,他可以自己獨自完成不少住宅內外的修繕,他甚至跟市政府申請擴建自家的地下室。經過漫長的等待之後,他如願以償的得到了相關單位的批准。史帝夫很高興的跟他的友人,一起在自家忙著擴充地下室,就像是小孩子玩樂高積木一樣,史帝夫跟他的朋友在這樣的施工過程裡,都得到不少的樂趣與成就感。擴建自家地下室的這件工程,似乎是一個能夠讓他從中得到滿足的一件事。不管那將要花掉他多少的時間與金錢,史帝夫好像都無所謂了。

 

 

處於青少年叛逆時期的莉莉安娜,失去了她的人生的定位點,如同一個斷了線的風箏,只能隨著風啊四處的飄啊飄。她所能做的,就是盡量跑出家門,躲得越遠越好。史帝夫當然也知道,他那個青春又美麗的女兒,就是要處心積慮的逃離他的視線。莉莉安娜公然地對抗著他的掌握,不想被他所控制。在大部分人的眼中,莉莉安娜正是如同史帝夫口中的,那個「問題青少女」。對於街坊鄰居或是親朋好友來說,哪家小孩沒有青春期?這是屬於青少年的反叛時期,過了一陣子也就會好了,沒有甚麼值得追根究底。

 

 

莉莉安娜開始了她公然的反抗,她開始抽很多的菸,還有不停的喝酒,她甚至經常跟那些在史帝夫眼中,是很危險而且沒有教養的青少年鬼混在一起。這是莉莉安娜所能表現出來的最大的抗議。她會用最陰沉的眼光瞪視著史帝夫,因為這個叫做父親的人敗壞了她對人性最基本的信心。莉莉安娜開始自毀似的大量的喝酒,因為酒精確實能夠讓她暫時忘掉現實世界中的醜陋與不堪。

 

 

 

史帝夫無法容忍莉莉安娜這樣的放縱自己,逐漸的擺脫他的勢力範圍。他對於這個女兒的感情是很複雜的,複雜到是一種病態。他無法忍受、也不願意去想像,莉莉安娜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他不願意明白,這個少女不是別的少女,正是他自己親生的女兒。莉莉安娜會流淚也會痛苦,她是一個人,不是他的所有物。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暗夜哭聲(之一~關於Liliana) 

暗夜哭聲(之二~黑暗的童年) 

暗夜哭聲(之三~不能說的秘密) 

暗夜哭聲(之五~地獄之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德國阿莫過生活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